国籍歧视:亚洲人更容易获准在美国工作?

LKQ b width=
图片来源:Getty Image

美国曾一度完全禁止亚洲移民入境。1924年起实行的配额制度按照国籍分配移民数目,直到1965年才废除。自此之后,美国的移民政策表面上看起来更加关注移民的学识能力以及与美国公民的亲属关系。然而布朗大学与麻省理工大学的两位研究者近日在《美国社会学评论》学刊发表的论文指出,美国就业市场上很可能存在基于国籍的不平等——不过,这种不平等并非来源于个人偏见,而是来源于统计信息。

过去,关于劳工市场分层的研究大多关注雇主的决定与偏好,而研究者指出,政府的角色对于外来劳工待遇的差别至关重要。在美国,外国人要想通过工作办理移民,大多要先向劳工部申请劳工证,而这一申请过程不存在正式的国籍配额限制。因此,研究者分析了美国劳工部受理和批准外国移民劳工证申请的过程,试图解答两个重要问题:第一,劳工证的批准是否与国籍相关;第二,更重要的是,如果存在国籍上的不平等,其原因究竟是什么?

这就涉及到关于歧视的两种理论假设:统计歧视与偏好歧视。

在这一研究的情境下,“基于统计的歧视”指的是对于不同国籍的申请者,审阅者倾向于通过该国申请者的整体情况来做出决定;而“基于偏好的歧视”则指的是审阅者对不同国籍的申请者抱有偏见和刻板印象,因此不能一视同仁。在审阅者手中缺乏详细的申请者个人信息时,这两种歧视假设做出的预测结果是一致的,即申请通过率会与国籍相关。而当审阅者能接触到足够详细的信息之时,两种假设的预测结果相反:在统计歧视理论之下,申请通过率应当与国籍无关,因为当个人信息足够详细之时,审阅者不再需要依赖群体信息做出判断;而在偏好歧视理论之下,申请通过率将依然与国籍相关,因为申请者个人信息对于审阅者的固有偏见影响不会很大。

因此,要想区分这两种理论假设,就需要确定审阅者能否接触到申请者的详细信息。

通过美国劳工部公开的数据库,研究者下载了自2008年6月到2011年9月接受的全部外来移民劳工证申请资料,包括来自190个国家的198,442名申请者通过68,240家公司提交的申请。同时,研究者还对劳工部40名有权限对申请进行审阅的工作人员进行了访谈。

结果表明,在排除了职位高低、工资水平、职业领域以及申请时间等因素的影响之后,申请者的国籍仍然对申请结果有显著影响。若以加拿大申请者为参照组,那么在同等条件下,亚洲申请者获得批准的几率比加拿大申请者高出13.3%,而拉丁美洲申请者获得批准的几率则低23%;非洲和中东申请者的获批几率分别比加拿大申请者低21.1%和16.9%;所有效应在统计上显著。若严格按照国籍来看,所有亚洲国家的申请者也都比加拿大申请者更容易获得批准,其中印度、韩国和台湾申请者的国籍效应在统计上显著;所有拉丁美洲国家的申请者都更难获得批准,其中墨西哥人受到影响最大,其获批概率比加拿大人低35.1%。

在劳工部的审阅过程中,一部分申请者的资料会被抽查并要求提交更加详细的信息。因此,研究者利用这一程序将申请者区分为信息有限的“未抽查组”和信息更详细的“抽查组”,用以分辨国籍歧视的真正成因。结果发现,当申请者被抽查并提交更详细的个人资料之后,国籍对申请批准与否的影响在统计上不再那么显著了。事实上,在所有被抽查的申请中,仅有日本和韩国的申请者依然占有一定优势;拉丁美洲申请者则不再有明显劣势。研究者认为,这可能是由于被抽查的申请原本批准率便较低,这降低了审阅者对亚洲申请者的偏好程度,从而导致了国籍影响的不显著。

在劳工部,负责审阅未抽查组和抽查组的工作人员分属不同部门。在深度访谈中,研究者发现,未抽查组的审阅者面对有限信息,更倾向于参考申请者的国籍做出决定,例如有些人会将欧洲申请者视为来自“友好国家”,而对中东申请者保持警惕。相反,抽查组的审阅者能够拿到更多关于申请者和雇主的相关资料,因此也显得不那么关注国籍,同时也对自己的判断更有信心。

该研究的结论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统计歧视假设,即劳工证申请中的国籍不平等很可能是审阅者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参照了各国申请者的总体情况而导致的。无论如何,这一研究指出了美国劳工部在劳工证批准过程中存在实质性的国籍不平等现象。研究者建议,劳工部应该尽可能要求所有申请者提供详细资料,并在审阅过程中隐藏申请者的基本信息甚至姓名,以尽可能降低国籍歧视带来的影响。

参考文献

  • Rissing, B. A., & Castilla, E. J. (2014). House of green cards statistical or preference-based inequality in the employment of foreign national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79(6), 1226-1255.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