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关系:从同志战友到贸易伙伴

16-560

近日,一名朝鲜逃兵越境后枪杀四名中国公民的案件被披露,再次把人们的目光引向了中国和朝鲜这两个山水相连的邻邦。澳大利亚学者吴瑞利(James Reilly)最近在《中国季刊》上发表论文,指出这对曾将彼此首先视为同志和战友的国家,已在很大程度上成为贸易伙伴。这一过程给中国基层官员和企业家带来了不少新机遇和新挑战。

长期以来,中朝关系被定义为用“鲜血凝成的友谊”。这对肇始于一场惨烈战争的双边关系,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主要受到国际格局和地缘政治的影响与塑造。然而,伴随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在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特别是最近十年——来的剧烈变化,经济贸易逐渐给中朝关系注入了更加丰富的内容,已逐渐发展为这对双边关系的一个重要维度。

经贸合作促使高层频繁互访

吴瑞利研究发现,进入新世纪以来,中朝两国政府的高层次交往呈现出越来越密切的趋势。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两国省部级以上干部出访对方的频率平均不到每年一次,而仅在2009到2011三年间,出访朝鲜的中国高级官员就达20人次,而到访中国的朝鲜高级官员更高达27人次。

形成这种态势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2005年以来中国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旨在促进中朝两国经贸合作的政策措施,试图通过“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互利共赢”的方式推动中国企业走进朝鲜,加强双方在经贸领域的互动。这些措施不仅旨在扩大中朝贸易互动的规模和水平,更鼓励包括国有企业和民营资本在内的多类中国机构参与到朝鲜的矿产能源开采与基础设施建设当中。

丹东与吉林的竞争

上述政策让不少中国地方政府官员和企业家看到了发展的机遇,甚至引发了不同机构之间的竞争;而竞争又反过来促使人们各显神通,努力扩大与朝鲜的经贸交流。吉林省和辽宁省丹东市都具有与朝鲜互动的有利区位条件,二者之间的竞争也相对明显。

丹东市力图把自己打造成中国人员、资金与商品进入朝鲜的桥头堡,通过与朝鲜协商,不仅开通了中国公民免签证前往新义州的旅游线路,还从2013年1月1日起开通了每日前往平壤的旅游列车。此外,丹东市也采取各种措施积极利用朝鲜的劳动力资源;截至2012年6月,有超过两万名朝鲜妇女在中朝边境地区纺织厂和食品加工厂就业。

吴瑞利指出,促使丹东积极拓展对朝经贸联系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吉林省的有力竞争。与丹东市政府一样,吉林省政府也在推动赴朝旅游、利用朝鲜劳动力和对朝投资方面积极行动,不仅希望将珲春和图们建成对朝经贸交流的枢纽,还积极为民营企业通过延边进入朝鲜创造条件。在中央政策引导和地方政府推动的交互作用之下,中朝贸易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迅猛发展,2008年的双边贸易总额几乎达到了2000年规模的六倍,而这项指标到2011年几乎又翻了一番。

与韩国对朝贸易模式迥异

在吴瑞利看来,中国地方政府与企业扩大对朝贸易和投资离不开政策措施的推动,但中朝经贸互动在很大程度上却是以货易货、各取所需的市场贸易行为,这与韩国建立在高比例政府补贴基础上的对朝贸易模式非常不同。

具体来说,中国向朝鲜出口原油、机械、工业产品和食物等朝鲜亟需的物资,并从朝鲜进口煤炭、电力、矿产和其他自然资源,以便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资源和能源。吴瑞利发现,不仅像五矿集团这样的国有大型企业在中朝经贸合作中表现积极,包括万象集团在内的民营企业,也在中国政府的鼓励下积极参与了对朝投资与贸易,给双边经贸合作带来了新的活力和更丰富的内涵。

中朝经贸合作隐忧

然而,由于中朝两国经济的市场化水平存在很大差异,中国地方政府机构和各类企业在利用政策扩大对朝投资和贸易方面,也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吴瑞利指出,一些中国企业利用政策优惠片面追求利润,不惜卷入一些尚未被朝鲜方面允许的业务,从而可能会对中国在朝形象造成损害。更重要的是,中朝边境上的贸易有很大比例都以人民币现金结算,这不仅给寻租、走私和偷逃税款等不法行为留下了空间,而且可能会影响中央政府调控双边贸易的力度。

同时,一些中国企业在进入朝鲜后也发现,由于两国在市场发育、社会习俗和法律法规等方面存在巨大差异,自身利益可能会遭受意想不到的损失,民营中小型企业尤其容易陷入这种困境。

此外,在日益市场化的中朝经贸合作中,难免出现市场失灵的情况。例如,商务部就曾在2011年发布预警,要求中国企业在签订对朝基础设施投资合同前仔细审阅全部条款并购买保险,避免盲目行为。

吴瑞利的研究比较全面地揭示出了最近一个时期中朝经贸关系的发展趋势及其深层次原因,并且敏锐地指出了一些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在上述背景下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丰富了我们对中朝关系的认识。更重要的是,该研究生动刻画了高层政策对基层经贸交流产生的复杂影响,既展现了基层实践者在利用政策实现自身发展时所表现出的创新和活力,也提醒我们关注这种基层自主性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对政策目标造成扭曲和挑战。

参考文献

  • Reilly, J. (2014). China’s Economic Engagement in North Korea. The China Quarterly, 220 220, 915-935.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