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国做生意促使朝鲜部分基层官员和民众拥抱市场经济

North Korea B
图片来源:wikimedia;图片作者:Yoshi Canopus

关于朝鲜的媒体报道,大都聚焦于军事和外交行动。由于获取朝鲜信息的渠道非常有限,人们对这个国家经济运作和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知之甚少。最近,悉尼大学东北亚问题专家吴瑞利(James Reilly)综合分析来自官方文件、媒体报道和知情人士的多方信息,在《亚洲综览》(Asian Survey)期刊上撰文指出:一些朝鲜基层官员和民众在与中国不断加深的经济互动中,已经开始积极地拥抱市场导向的外向型经济。

吴瑞利指出,与官方主导、目标明确的韩国“阳光政策”不同,中国对朝鲜的经济影响,往往是通过民间经济体的市场行为在潜移默化间施加的。中朝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不像朝韩两国类似交往那样附带浓厚的政治色彩;因此,中朝经济交往更具扎实的微观基础,受到两国政治关系亲密程度的影响也相对较小。

从2005年起,中国各级政府便积极鼓励本国企业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对外援助和直接投资等多种方式扩大与朝鲜的贸易合作;到2011年,中朝贸易已经占到了朝鲜对外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二。自2012年以来,中国对朝直接投资也成为了联系两国经济的重要纽带,中国资本参股控股的企业不仅出现在两国接壤的边境地区,甚至现身朝鲜首都,其中包括平壤市中心开设的第一家大型超市。此外,造价高达1.5亿美元的新鸭绿江大桥已经竣工,中国在2015年前更可能投资100亿美元用于建设朝鲜境内的基础设施,将主要原材料产地与中朝边境连结起来。

随着中国企业在朝鲜的曝光度持续提升,无论中朝两国在官方层面是否就经济改革议题进行过交流与合作,中国通过市场经济改革所取得的成果都会直接展现在来自朝鲜的贸易伙伴面前,而后者也在与中国厂商不断打交道的过程中,不仅逐渐掌握了市场经济的规则,还学会了如何利用这些规则争取自身利益。

通过在中朝边境的多次亲身实地考察,并对直接接触朝鲜的中国专家、商人、学生、记者和游客进行访谈,吴瑞利发现,中朝两国基层官员和民众的互动,远比人们想象得更为频繁。

2011年,吉林省与朝鲜的罗先特别市联合制定了关于罗先工业区发展的十年规划;2013年,双方更在此框架下对包括铁路和公路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进行了联合规划,吉林省更同意向罗先地区提供电力。在双方合作不断深化的情况下,延吉与罗先之间开通了每日12班定期发车的公交线路,前往罗先的中国游客、商人和企业员工数量不断增长——据估计,目前罗先的中国人数量在四千到一万之间。

与吉林的情况类似,地处辽宁的丹东也见证了中朝两国地方政府间的交往与合作在近些年间不断密切和深化。朝鲜新义州市的官员经常造访丹东,与当地政府商谈经济合作事宜,大量朝鲜公民也进入丹东开展生意和从事劳动。根据一位朝鲜地方官员统计,目前丹东约有十家朝鲜餐馆,长期合法居住的朝鲜公民多达三千人,短期来访的朝鲜公民也有一千到两千人之多,他们主要分布在纺织、食品加工和软件开发等几个行业。不仅如此,在朝鲜靠近中国边境的地区,人民币已被市场所接受,甚至连米价也与中国趋于一致。

随着与中国的边境贸易和经济合作不断深入,朝鲜在商业领域也出现了不少变化。从2004年起,不少朝鲜企业在丹东开设了业务分支,通过互联网检索和实地走访等方式获取信息,这些企业很快熟悉了中国市场的情况。为获取更高利润,一些企业不再通过中间商进行销售和采购,而是直接在中国市场上完成其商业活动;它们甚至掌握了中国政府给予企业的出口退税优惠的信息,并以此作为和中国贸易伙伴谈判的筹码。吴瑞利观察到,在丹东举行的中朝产品展销会上,朝鲜企业的代表们都非常熟悉市场规则,并充满自信地积极向中国客户推销产品。同时,一些前往朝鲜开设工厂的中国投资者也反映,近来他们已被允许在合作工厂里推行绩效奖金制度,也可以比较自由地选择与不同的朝鲜厂商进行合作,显示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萌芽已经出现在朝鲜的一些地方。更有趣的是,许多朝鲜企业管理者不仅从中国引入技术和资金,也开始主动学习中国企业的管理模式和营销经验,并将业务范围从东北拓展到中国其他地区,甚至与来自非洲的分包商建立了商业联系。

可见,虽然近年来由于朝鲜进行核试验等原因,中朝关系有所起伏,但中国对于朝鲜的经济影响,由于主要发生在地方政府和企业之间,所以随着两国经贸联系不断扩大而日益显著。虽然我们不清楚朝鲜在中央层面的经济安排,但吴瑞利提供的证据显示,在中国市场经济潜移默化的熏陶下,至少一些朝鲜基层干部和民众已经开始从思想和行动上接纳市场经济。此外,吴瑞利还援引自己的访谈材料指出,有迹象显示,金正日执政后期,对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态度逐渐趋于积极,一些朝鲜学者也建议本国政府对市场经济采取开放态度;在这种情况下,朝鲜已向中国派出了近千名干部,参观学习中国经济和科技发展的成果。

吴瑞利的研究不仅丰富了我们对朝鲜的认识,也巧妙揭示出了经济合作所可能产生的深层影响。当然,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虽然中朝之间不断加深的经济合作使朝鲜一些地区更积极地拥抱市场导向的外向型经济,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地区就会变得更加亲近中国。相反,市场经济的核心在于自由竞争,假如朝鲜成为市场经济国家,不排除中朝两国会在一些领域保持贸易伙伴关系的同时,在另一些领域成为竞争对手。

参考文献

  • Reilly, J. (2014). China’s market influence in North Korea.Asian Survey, 54(5), 894-917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