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政治 | 为什么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喜欢投票给本族候选人?

vote
图片来源:FLICKR;图片作者:Holly Hayes

在美国,少数族裔的投票是一个有趣的话题。1982年修订的美国《投票权利法案》(Voting Rights Act)旨在推动非洲裔美国人按照自己的意愿来选举代表,即提高黑人议员的比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少数族裔聚居的选区被人为划出,以尽量保证包括黑人在内的少数族裔当选议员。这一选区划分方式起到了当初设想的效果:2012年,美国有97个国会少数族裔聚居选区,这些选区产生的国会众议员有53%是少数族裔。

众多的少数族裔选民似乎不仅看重候选人是否关切他们的利益,也看重候选人是否跟他们有种族/族裔上的联系。这种被称为“描述性代表”(Descriptive Representation)的现象引来学术界的思考:到底哪些因素促使少数族裔选民更愿意投票给本族候选人,哪些因素会降低少数族裔的这一意愿?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政治学系教授Deborah J. Schildkraut以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为对象展开研究。她提出几个假设:如果一个人比起美国人认同,更认同本种族/族群,如果一个人曾经遭受过种族歧视,如果一个人认为他/它与本种族/族群的命运是相连的,如果一个人的涵化(Acculturation,指移民、难民、原住民等少数群体与主流社会接触过程中在文化和制度上所做出的调整和适应)程度更低,那么他/她就更愿意投票给本族候选人。随后,研究者用不同方式分别对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进行了测试。

拉丁裔选民

在针对拉丁裔美国人的测试中,研究者使用了2006年全国拉丁裔调查数据。这些拉丁裔美国人中按照祖居地不同,又可分为墨西哥裔、古巴裔、多米尼加裔、波多黎各裔、萨尔瓦多裔等。研究者聚焦于拉丁裔选民的两大观点:候选人是拉丁裔非常重要;候选人说西班牙语非常重要。

有哪些因素会影响这两种观点?研究者在分析中考虑了这些:其一,国家认同,受访者更认同自己是哪种人——美国人?拉丁裔人?还是祖居地群体(National-origin group)成员?其二,是否有受歧视经历。其三,与本种族/族群的命运相连,这具体分为两种,一般性命运相连,判定标准为受访者的社会成功多大程度上依赖本种族/族群的成功;政治性命运相连,判定标准为受访者在政治上与其他拉丁裔人有多少共同之处。其四,涵化,测定该变量的指标有二,一是受访人是否用英语接受调查,二是移民代际状态,判定标准为一代移民、二代移民、三代移民(三代移民这一变量没有在模型中出现)分别占样本总数的比例。

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排除了政治兴趣、性别、年龄、教育等因素的影响后,拉丁裔认同、祖居地认同、一般性命运相连、英语对话、一代移民这些因素对选民持有“候选人是拉丁裔非常重要”的态度有着显著影响;而歧视经历、政治性命运相连、二代移民这些因素的影响则不显著。

另一方面,拉丁裔认同、祖居地认同、一般性命运相连、英语对话、一代移民、二代移民这些因素对“候选人说西班牙语非常重要”的观点影响显著,而歧视经历、政治性命运相连的影响则不显著。

也就是说,研究者针对拉丁裔美国人的假设中,只有以下一条不成立:如果一个人曾经遭受过种族歧视,那么他/她就更愿意投票给本族候选人。

亚裔选民

在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测试中,研究者使用了2008年全国亚裔美国人调查数据。这些亚裔美国人中按照祖居地不同,又可分为华裔、印度裔、越南裔、韩裔、菲律宾裔、日裔等。调查可以选用八种不同语言进行。

与拉丁裔调查不同,亚裔调查的受访人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假设你有机会在两位候选人之间做决定,其中一位是某某裔美国人。如果两位候选人的能力一样,你会更愿意投票给该裔候选人吗?”研究者试图探究哪些因素会影响选民选择“更愿意投票给本族裔候选人”和“不知道”这两个选项。

研究者在分析中考虑了这些因素:其一,国家认同,受访者更认同自己是哪种人——亚洲人?亚裔美国人?祖居地裔美国人(National-origin group American)?祖居地裔?或者其他?其二,是否有受歧视经历。其三,与本种族/族群的命运相连,这同样分为一般性命运相连和政治性命运相连。其四,涵化,测定该变量的标准包括受访人是否用英语接受调查和移民代际状态。

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在排除了政治兴趣、性别、年龄、教育等因素的影响后,并联式身份认同(Hyphenated Identity,包括亚裔美国人认同和祖居地裔美国人认同)、亚裔认同、祖居地认同、一般性命运相连、政治性命运相连、英语对话、一代移民、二代移民这些因素对“更愿意投票给本族裔候选人”的影响显著,而歧视经历的影响则不显著。

另一方面,二代移民对“不知道是否更愿意投票给本族裔候选人”的影响显著,其他因素都不显著。

也就是说,研究者针对亚裔美国人的假设中,同样只有以下一条不成立:如果一个人曾经遭受过种族歧视,那么他/她就更愿意投票给本族候选人。

结论

通过对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两个群体的研究,Schildkraut教授证实:如果一个人认同本种族/族群胜过认同美利坚,如果一个人认为他/她与本种族/族群的命运是相连的,如果一个人的涵化程度更低,那么他/她就更愿意投票给本族候选人。

如果目前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更愿意投票给本族候选人,那么这一现状在以后会不会发生变化?Schildkraut教授认为答案是肯定的——随着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在美国的时间越来越长,发生涵化的程度会越来越高,涵化程度高将会使他们中的部分人更认同自己是美国人,也会降低他们与本种族/族群的命运相连感,这样一来可能会降低他们对描述性代表的偏好。

(感谢印第安纳大学凯莱商学院金融学博士研究生刘方舟、政见同仁张跃然、邵立、杨天兆的帮助和建议)

参考文献

  • Schildkraut, D. J. (2012). Which birds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 Assessing attitudes about descriptive representation among Latinos and Asian Americans. American Politics Research, 41(4).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