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解读 | 当我们讨论朝鲜政局时,究竟在讨论什么?

1010
图片来源:http://t.cn/Rhs8XIo

几乎所有门户网站都在慌张计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缺席公众视野时间的当口,朝鲜政局再次成为大街小巷的谈资。当我们讨论“神秘”的朝鲜政局时,究竟是在讨论什么?

在制度设计上,朝鲜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类似,拥有立法机构与党的等级体系。但朝鲜又显得“格格不入”,因为金日成留下的政治遗产使得朝鲜领导人很大程度上不是通过意识形态来控制内部政局,而外部持续的军事威胁也让“先军政治”有了证据支撑。

朝鲜最独特的特征还是在政治统治的家族特征和领导人高度掌握权力。朝鲜政局的运转主要通过以领导人为中心的非正式渠道。在这种背景下,“金家王朝”进入第三代。

局外人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没有完善的制度安排,朝鲜领导人如何能够确保自己的继任者能够顺利接班上位呢?关注朝鲜政局的学者们认为,没有人能够给朝鲜领导人这种保证,因为领导人无法轻易把自己的“克里斯马”和权力网络交接给继承者。

威权体制研究认为,威权领导人必须构建一套权力体系,给现有领导层足够的权力用来分享,建立一种掌权者与追随者之间的相互信赖关系。这种模式在朝鲜既对又不对——金正恩当然需要建立一套可以仰赖的体系,但同时由于朝鲜政局明显的个人主义体制特征,新任领导人可以通过直接创造新体制,或给予忠诚者新职位等方式控制大局。

金正恩的“上位”过程在2008年驶入快车道,不少部门在这一过程中扩充人员和权力,为新领导人提供支持,这被视为一种教科书式的“威权共享机制”。其中,主要受益者是军方。

不过,朝鲜方面并不是简单地给政坛大佬分享权力,这一过程伴随着对原有高层人员的清洗和更迭,特别是不少官员是临时加入军方并获得高级职务的。这说明,金正日和金正恩意识到,军事和安全的领域高级官员可能会发动政变、挑战现有体制。换句话说,每次“权力继承”都不可避免地面临政坛的大清洗。

金正恩完成对朝鲜权力的全面掌控速度很快。金正日用了三年的“服丧期”才最终获得金日成的全部职位,而金正恩在金正日2011年死去不到半年就完成了这一过程。金正恩同样是依赖党、军及安全部门支持确保权力,朝鲜的体制特点决定了那些被授予权力的人同样有着派别分裂、弱点及不安全感,这些都成为金正恩控制权力的重要工具。

观察朝鲜政策制定的核心团队,能够领导人的人员数量极少;金家亲属,或与金家关系紧密的家族成员容易获得高位。如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次帅”崔龙海。但这两人随后的遭遇都说明,即便地位显赫也无法逃脱被清洗的命运。

有分析师认为,朝鲜军方地位提升,特别是一些非军方背景的高官获得军方职务,显示了金正恩试图强化劳动党对军队的领导。但事实上,没有大规模军方高级将领受清洗,这表明军方仍是金正恩乃至整个朝鲜“金氏王朝”仰赖的重要力量。

历史上,朝鲜两次“权力继承”都是依赖军方的力量。军事机构名义上是受劳动党节制的,但金日成是游击队出身,把军事看做重要的支柱。20世纪90年代,缺乏军事经验的金正日向军队寻求支持,导致整个体制的军事化。

金正恩时代,这一趋势更加明显。军队人员在几大权力机构中数量增加,平均年龄下降,这意味着大量军官的迅速升迁。这种现象会产生一种负面后果,那就是军队对领导人的作用重大,想要减少军费开支把资源用于建设极为困难,要进行经济改革难上加难。

总而言之,当我们讨论朝鲜政局,重要的是理解朝鲜的种种权力机制并非是为了限制领导人,而是领导人利用这些机制最大化个人裁量权,依赖军方巩固个人威望和在权力体系中的地位,通过非正式的渠道、依靠为数不多的核心团队完成统治。

参考文献

  • Haggard, S., Herman, L., & Ryu, J. (2014). Political Change in North Korea: Mapping the Succession. Asian Survey, 54(4), 773-800.
  • Snyder, S. (2000). North Korea’s challenge of regime survival: Internal problems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future. Pacific Affairs, 517-533.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