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解读 | 苏格兰公投:检验核心族群地区理论的机会到来了

scotland-7-300
图片来源:Robdasha

英国会不会分裂?

三年前,我发邮件给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系从事族群政治研究的亨利·黑尔(Hnery E. Hale)教授,向他请教这个问题。之所以给他发邮件,是因为我在读了他的两篇论文后,意识到英国可能存在着分裂的风险,而三年前,国内学术界还鲜有人注意到英国存在着这种风险。

黑尔教授的这两篇论文分别是2004年发表的《族群联邦制国家幸存和解体的制度根源》以及2005年发表的《族群联邦制国家的形成和分裂:为什么俄罗斯活下来而苏联却倒下了》。在第一篇论文中,黑尔教授构建了一个“核心族群地区”(The Core Ethnic Region)理论:核心族群地区的存在会导致族群联邦制国家的解体。在第二篇论文中,黑尔教授用这个理论解释了为什么由十五个加盟共和国组成的苏联会解体,而同样存在多族群地区的俄罗斯联邦则会幸存。

黑尔教授认为,核心族群地区理论要成立,有两个必要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所在国必须是族群联邦制国家。所谓族群联邦制国家,是指这样一种联邦制国家:至少有一个一级行政单位意图跟特定族群类别重合,如格鲁吉亚人之于苏联的格鲁吉亚,或苏格兰人之于英国的苏格兰。而对于联邦制国家,黑尔认为,它必须符合两个要素:第一,它有一个可以保障区域自治的联邦宪法机制;第二,它有最低限度的民主,自治区域的人民可以直选出本区域的国家机器。符合这两个要素的国家有民主化开启之后的苏联、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捷克斯洛伐克、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联邦,以及目前的加拿大、英国等。

第二个条件是族群联邦制国家内有一个核心族群地区。黑尔教授是如此定义核心族群地区的:在一个族群联邦制国家内,其最大族群联邦地区的人口占了本国人口的绝大多数,或者该地区人口比该国第二大地区的人口多出20%,那么这个最大的联邦族群地区就是该国的核心族群地区。符合这一要求的核心族群地区有:苏联的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其人口占据了苏联人口的三分之二;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其人口占据了南斯拉夫人口的42%,而第二大共和国克罗地亚只占20%;捷克斯洛伐克的捷克,占全国人口的62.8%。

核心族群地区的存在为什么会促使族群联邦制国家解体?黑尔认为,首先,核心族群地区的存在会让联邦制国家形成两个权力中心。核心族群地区事实上是人和资源制度化的网络,这一网络使得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的主权挑战具有实质性意义。核心族群地区的政府跟本地利益高度捆绑,而中央政府则需要照顾核心族群地区之外的少数地区,以确保后者愿意留在联邦之内。因此,核心族群地区的领导者为了赢得选举考虑,更倾向于夸大中央和地方利益方面的差别,并在这些方面挑战中央的权威。由于联邦主义制度设计,核心族群地区政府比起中央政府更容易赢得本地区选民的支持。而核心族群地区政府也能用所掌握的资源去“收买”中央政府的成员,使得他们在双方的冲突中支持前者。如果中央政府要镇压来自核心族群地区的挑战,就不得不面临极其高昂的代价。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戈尔巴乔夫所代表的苏联中央政府和叶利钦所代表的俄罗斯联邦政府明显形成了两个权力中心,戈尔巴乔夫试图削弱叶利钦的一切努力均告失败,叶利钦则借机使戈尔巴乔夫丧失了一切权威。

其次,核心族群地区的存在会给联邦内其他少数地区带来安全威胁。由于人口和资源优势,核心族群地区在涉及到联邦制度安排的谈判中更有筹码,其他少数地区则担心它们在涉及到资源分配等联邦政策制订方面永远处于不利地位,从而减弱少数地区留在联邦内的信心。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制度化,乌克兰的领导人明显担心来自叶利钦的威胁,从而推动了独立公投,并在独立后还促使叶利钦主导的独联体成为一个毫无实质意义的国家联盟。

最后,核心族群地区的存在会带来民族国家共同体的想象。核心族群地区的政治家们可以向本地区的民众灌输独立的观念,并让这些观念看起来非常有说服力:核心族群地区可以脱离联邦内的其他地区独立存在,并且由于资源优势,独立之后会变得更好。“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成为其他加盟共和国的奶牛”这一神话,使得叶利钦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成功塑造了一个俄罗斯认同来抗衡戈尔巴乔夫的苏联认同,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回顾历史,即使波罗的海三国和乌克兰均宣告独立,苏联还是有存续下去的可能。然而,正是苏联的核心族群地区——俄罗斯的临门一脚,才让苏联彻底解体。与苏联一样,拥有核心族群地区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捷克斯洛伐克同样难免解体的厄运。

有意思的是,独立后的俄罗斯联邦表明上看起来跟苏联很像,也是多族群联邦制国家——截至2004年,它有32个按族群划分的地区,包括22个自治共和国,占到了联邦领土的53%,它也经历了长时间的民族冲突,特别是在高加索地区。然而,俄罗斯活下来了。黑尔认为,俄罗斯联邦与苏联的关键不同在于缺乏一个核心族群地区,因此避免了核心族群地区存在对国家解体带来的风险,得以幸存。同样,加拿大尽管也是一个多族群联邦制国家,其所属的魁北省独立运动已经持续几十年,但幸而加拿大同样缺乏一个核心族群地区,这使得加拿大还能够维持现状。

当我和黑尔教授三年前在邮件中谈到英国的时候,我们一致认为它是一个标准的族群联邦制国家。这个国家由四个部分组成,包括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后三者均有自己的政府和议会。而且它有一个潜在的核心族群地区:英格兰,其人口占整个英国的83.6%。然而,黑尔教授指出,非常幸运的是,英格兰并没有被制度化,亦即英格兰并没有自己的政府和议会。因此,英国解体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在邮件中,他对我说,如果英格兰获得如苏格兰那样的自治地位,那么大不列颠确实可能会分裂——正因为此,英格兰有很多人反对英格兰自治。

三年过去了,英格兰始终没有获得自治地位,但令我们都意想不到的是,苏格兰却迎来了独立公投。让我们拭目以待亨利·黑尔教授三年前的预言是否会实现:英国不会分裂。

参考文献

  • Hale, H. E. (2004). Divided we stand: Institutional sources of ethnofederal state survival and collapse. World Politics, 56(02), 165-193.
  • Hale, H. E. (2005). The makeup and breakup of ethnofederal states: Why Russia survives where the USSR fell.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3(01), 55-70.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