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不爱国吗?

hk560
图片来源:大公网

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其中规定:必须坚持行政长官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的原则。

那么,香港人到底是怎样理解“爱国”的?

自九七回归以来,香港人对中国大陆的态度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一方面,许多香港民众对大陆救灾重建、教育、扶贫等公益事业踊跃捐赠,也在大型体育赛事中为中国运动员加油喝彩;另一方面,香港人也在坚持不同诉求的游行示威与纪念集会,并屡屡与大陆游客爆发冲突。2010年的反高铁、2012年的反国教以及随后筹备至今的“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更引发许多内地民众的疑惑与反感,乃至认为香港人“不爱国”。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的两名研究者陈绮文陈祖为在《当代中国学刊》上发表论文,通过分析问卷调查数据,指出香港人事实上是爱国的,但他们眼中的爱国主义并非毫无条件,而是以自由主义为前提——作者称其为“自由爱国主义”。

研究数据来源于2004年底的一次上门问卷调查,样本包括1054名15-64岁之间的受访者。该调查由香港政府公民教育委员会委托,香港大学公民社会与治理研究中心和政策二十一有限公司共同完成。虽然数据来源于八年前,但作者认为其结论对今天的情况仍有借鉴意义,原因有二:其一是2003-04年香港社会曾对涉及国家安全与信息自由的《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展开激烈争论,同时也激发了对于爱国主义的思考与辩论;其二是在这场争论之后,香港政府开始主动通过电视节目等形式推广爱国主义教育。因此,作者认为此次调查的结论可以作为未来对于香港人爱国主义研究的基准线。

问卷主要关注受访者对于国家和民族的态度与感情,并将其划分为五个维度:文化身份、民族身份、国家成就、国家意识以及“不爱国行为”。

数据显示,绝大部分受访者认同和热爱中国文化,其中对中国艺术与文学、中国文化与历史以及中国土地与疆域感到自豪的比例分别达到72.9%、80.3%和85.4%,作者指出:这些都属于“原生爱国主义”的范畴。

而在民族身份方面,尽管不如文化身份那样强烈,但大部分受访者仍然表现出了比较明确的认同感。其中,73.4%受访者对身为中国人表示自豪,66.2%则对中国国内事务格外关切,更有50.8%受访者相信自己能够对国家发展有所贡献。作者认为,这种感情是香港人愿意对大陆公益事业施予援手的基础。例如,在2008年四川地震之后,香港红十字会在四个半月内就募集到12亿港币善款;即使在平时,中国大陆也一直都是香港红十字会和香港乐施会的最主要援助对象。不过,作者并未对雅安地震后香港社会因善款被挪用而产生的拒捐情绪进行评论和分析。

在国家成就方面,受访者的回应较为分化。较多受访者对中国的经济成就(68.1%)和国际政治影响力(63.5%)感到自豪,对于中国军队感到自豪的比例是58.1%。22.7%和17.4%的受访者对中国民主现状和社会福利系统感到满意。作者认为,这些属于现代爱国主义的内涵。相比之下,香港人的现代爱国主义情感比原生爱国主义要稍弱一些。

在国家意识方面,七成香港人(69.5%)同意香港的经济与政治发展不应损害国家利益,半数受访者(51.5%)则认为香港应该配合中国的宏观计划,无论其是否有利于香港。除此之外,作者认为香港人对于台湾和西藏的态度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侧面,能够反应其对国家的态度。借助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长期数据,作者发现反对台独的香港人从1993年的51%上升到2006年的最高点81.3%,其后又回落到2012年的63.6%。对于西藏问题也有类似曲线:反对藏独的香港人从1993年的47.8%上升到2008年的最高点81.9%,其后又回落到2012年的66.6%。(2014年8月的最新数据分别为51.9%和60.6%。)作者指出,香港对自由主义也并非无条件接受;但相对于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问题,他们对于人权、自由与民主的关注度更高——超过90%受访者认为世界上存在所有国家都必须遵守的普世价值。

也正因如此,在“不爱国行为”这一维度上,仅有五分之一受访者认为“在国外政府首脑面前批评中国”以及“要求外国政府对北京施压来推动民主与人权发展”属于不爱国的行为。

作者指出,香港社会整体而言是爱国的,其中原生爱国主义情感更是相当强烈;但其对政府的态度却与此并不协调,这是由于香港人眼中的爱国主义以政治和社会自由主义为前提。为证明这一点,作者对调查数据中不同维度的爱国主义情感变量和民主观念变量进行了相关性分析。结果发现,除文化身份之外的所有爱国主义维度都与民主观念变量呈现出显著的负相关性——也就是说,民主观念越强烈,受访者在民族身份、国家成就、国家意识和“不爱国行为”维度上的得分就越低,也就意味着他们会看起来越“不爱国”。

随后,作者将“不爱国行为”作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析,发现在控制其他所有变量的情况下,民主观念和国家成就变量对于“不爱国行为”的影响最强,而二者的作用刚好相反。也就是说,民主观念越强,受访者越倾向于接受批评中国政府和要求外国政府施压的行为;而对国家成就越自豪,受访者就越容易认为这些行为属于“不爱国”。这进一步印证了作者的假设。

作者将香港人眼中的爱国主义总结为“自由爱国主义”,即以自由民主价值为前提的爱国主义。在这里,国家行为将经受自由民主价值的检验,而不会得到无条件的支持。

参考文献

  • Chan, E., & Chan, J. (2014). Liberal Patriotism in Hong Kong.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23 (89), 952-970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