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解读 | 苏格兰公投:”分手大师”的新课题

2.pic
图片来源:环球网

 

来自英国的朋友告诉我,他父母的婚姻可能马上就要”涉外”了,因为母亲是苏格兰人,父亲是英格兰人。如果苏格兰人选择和英国分手,那么很多类似的婚姻将变成跨国结合。当然,朋友的父母不会分手,因为公投的逻辑不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是对另一种经济模式的向往。

实际上,既有的国家解体、全新的国家诞生是20世纪以来的常事。尤其是曾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不仅导演了爱尔兰与北爱尔兰的分割,而且还在退出殖民舞台时触发了巴勒斯坦、印度以及塞浦路斯的分裂,可谓见多识广的”分手大师”。

如果将今天苏格兰的公投和英国历史上的分手经历相对照,那么人们才会发现好聚好散是多么珍贵的现象。

看过布拉德皮特主演的《与魔鬼同行》的观众或许会记得爱尔兰共和军计划在北爱制造恐怖袭击的情节。在现实世界中,印度和巴基斯坦还在克什米尔对峙,而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刚刚又爆发了一场战争。塞浦路斯岛上更是出现了土耳其裔的政权与希腊裔的政府分庭抗礼。这些经历分裂争议的地区都在英国的殖民史上留下了名字。

20世纪末,学者Chaim Kaufmann曾以“劝分”的形象广为人知。他声称:分裂是减缓族群冲突的最佳途径。

很多人将巴以冲突和印巴冲突归咎于以色列的建立和巴基斯坦的独立,但Kaufmann坚持认为:酿成大规模暴力的不是分裂本身,而是分裂产生的安全困境。在族群杂居的地区,分裂的倾向会让人提高对其他群体的警惕。出于自我保护,双方可能因此枕戈待旦,但难免因为擦枪走火而走向公开对抗。比如在爱尔兰,因为绝大多数的民众都信奉天主教,所以他们与为数极少的新教徒冲突不多。相反,尚在英国版图内的北爱尔兰发生了很多流血事件,因为天主教徒的人数还很可观。巴基斯坦从印度分离后,原本分散在全境的印度教众和穆斯林开始了”各回各家”的迁徙,途中因为互相攻击而产生了数以十万计的伤亡。现在的克什米尔依然是族群混居,因而也呈现出对峙的状态。巴以冲突的新闻即使在今天依然不绝于耳,而冲突的焦点之一便是以色列人在阿拉伯地区的定居点。所以,Kaufmann等学者认为:有冲突的族群一定要分开并且分得彻底,否则后果严重。

Kaufmann的观点在学术界掀起了争论。另一位学者O’Leary总结了所有倡导分裂者的思路,提炼出了五条“分手定律”。

第一,分裂是历史的必然,因为有分歧的人要和平共处是不容易的事。任教于芝加哥大学的米尔海斯默曾有言:南斯拉夫人只会在北约的枪口下和平共处。换言之,一旦外来势力撤走,内部冲突马上爆发;为了节约成本,还是让南斯拉夫解体吧。

第二,分裂就像拯救生命的外科手术。如果国家即将罹患种族屠杀这种病,那么就该迅速切除致命的部分以保留其他地方。

第三,即使种族屠杀仅仅是一种可能性,将不同的族群分开也是利大于弊。

第四,越早分手就可以越早重新开始,免得在每天的磕磕绊绊中耽误了自我发展。

第五,如果分,请彻底,否则后患无穷。

当然,O’Leary也注意到了“劝合”者们的看法。

有一派观点认为,分裂对于原来的国家并不公平。在分裂前的巴勒斯坦和爱尔兰,决定当地人未来命运的不是全民公投,而是某疆界划分委员会。特别是在巴勒斯坦地区,国际社会允许以色列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却迟迟没能帮助巴勒斯坦建国。由此可见,不管监督者是英帝国还是联合国,分裂难说是公平和公正的。另有人认为,印度、巴勒斯坦、爱尔兰和塞浦路斯的流血事件历历在目,怎能说分裂是利大于弊呢?更何况在流血事件之外,还有迁徙的艰辛、骨肉分散的痛楚以及长期军事对峙的经济成本。Kaufmann声称不分裂的情况会更糟,但那对于反分裂者也只是凭空的想像。纵观欧洲,有几个国家是单民族构成的?迁徙不能解决问题,族群杂居也不是问题,问题是有人鼓动分裂和暴力。还有人认为,新成立的国家多半政绩糟糕。巴基斯坦和北塞布鲁斯土耳其共和国以腐败无能著称,而以色列只能算是犹太人的民主国家,因为留在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公民处处碰壁。

对比支持和反对分裂的观点,O’Leary认为分裂不失为困境中的一种选择,因为统一没有绝对的好,而分裂也没有绝对的恶。有些分裂是不可逆转的:要巴基斯坦和印度复合是难于登天,而要从地图上抹去”生米煮成熟饭”的以色列也不切实际。同时,分裂的国家可以走向回归,就像曾经东西两立的德国和南北对峙的越南。如果条件允许,分裂的国家也可以和老东家紧密合作,就像今天的爱尔兰和英国。

回到苏格兰的公投,能在英国认可的前提下通过投票选择去留,没有大规模的迁徙、没有新政体从零开始建立的迷茫、没有印度分裂时的”打砸抢”、甚至没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心态,不得不说是人类历经风雨后的一次良性探索。

参考文献

  • O’Leary, B. (2006). Debating partition: justifications and critiques. Working Paper in British-Irish Studies, No. 78.
  • Kaufmann, C. D. (1998). When all else fails: Ethnic population transfers and partition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International security, 23 (2), 120-15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