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超越美国?没那么容易,也没那么重要

本文已刊发于2014年7月30日出刊的《青年参考》。
Thomas Donilon b
图片来源:FLICKR;图片作者:V Malazarte

中国能否超越美国,以及在什么时候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大国,一直是中美两国媒体和民众间颇受欢迎的话题。受此情绪刺激,炒作两国关系中竞争乃至对抗的一面,也成为两国国内政治中的热门议题。今年5月世界银行发布报告称,根据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14年内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后,相关舆论场,特别是西方媒体对此问题的讨论也更为热烈。

不过,也许是担心强烈的悲观情绪冲击美国人民的信心,或是担心过度渲染中国威胁和挑战将对美国国内政治产生冲击,今年以来,美国多位前高官和智库学者通过演讲、发表文章等多种方式,说明美国的世界领先地位依然稳固。最近,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托马斯·多尼隆(Thomas Donilon)发表在《外交政策》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我们是头号大国(今后也不会变)》,就是其中的代表。

美国优势依然明显

在这篇文章中,多尼隆列出了美国当前的五大核心优势。

首先是经济优势,美国当前的国内生产总值接近17万亿美元,是中国的将近两倍。从未来发展看,美国在创新、能源、高等教育三大领域的领先优势,更保证了美国经济的竞争力。

其次是军事优势,美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军队:美国每年的防务支出是中国的6倍多。美国军队具备击败所有对手的能力,其拥有的11艘航母,也保证了美军的全球部署和行动能力。此外,美国还与50多个国家构建有正式军事同盟关系,这也是美国重要的战略资产。

第三是地理优势,美国的地缘位置得天独厚,在所在的半球没有遇到实际威胁,而且美国物产资源丰富,完全能做到自给自足。

第四是人口优势,美国劳动力人口构成相对年轻,规模仍在不断扩大。这与日本、中国及欧洲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数据显示,至2050年,中国的中位数年龄将接近50岁,而美国则为40岁。美国的移民制度也保证了能持续不断地吸引世界上最为优秀的高技术人才。

第五是领导地位。过去的数十年中,美国在国际上保持了领导地位,并动用领导力和影响力构建了联盟体系,维护了世界的总体稳定与和平。

多尼隆的文章认为,美国当前的竞争优势明显,虽然面临预算赤字、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多重挑战,但均有现成解决方案,关键在于民主共和两党勿被党争所扰,共同拿出政治意愿解决问题。

中国强国地位只是幻象?

相较于多尼隆重申美国优势,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学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则在文章中唱衰中国。

在这篇发表于最新一期《国家利益》的文章中,沈大伟指出,受多重因素影响,中国只是“大而不强”,所谓的“强国地位”也只是幻象而已。

他认为,判断一个国家是否为强国,影响力(influence)有时是比实力(capability)更为重要的指标。而如果以影响力为标准,中国的一些展现综合实力的数字,虽然从量上看起来很惊人,但缺乏实际意义。更为致命的是,中国缺乏将实力转化为影响力的有效政策手段和途径,这不仅制约着中国成为国际强国,甚至有让中国成为“纸老虎”的危险。

与多尼隆的文章类似,沈大伟在文中也列举了中国成为世界强国所面临的困难和阻碍。

从外交政策上看,中国无论是在制定国际规则和秩序,还是国际危机的解决处理上来看,发挥的影响力都非常有限。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态度总体比较消极,与“利益攸关方”的定位渐行渐远。

从军事上,中国军队在远程投送能力、海外后勤通讯保障能力以及全球态势感知能力上的短板,严重制约了其“走出去”的步伐,也使得中国在海外展现国家意志的政策手段大大受限。中国在军事安全领域没有盟友,也没有国家向中国寻求安全保护,这与中国周边国家纷纷与美结盟形成了鲜明对比,事实上也是中国实力和影响力的真实反映。

在文化、经济、社会等软实力方面,中国同样面临文化产品和社会制度吸引力不足、科技创新投入有限、地方债和影子银行高企、贫富差距扩大和社会阶级固化等诸多严重问题。

沈大伟在这文中警告,虽然中国目前已经成为地区强国,未来仍有发展潜力,但如果上述问题,特别是涉及到体制机制改革的的一些问题得不到解决,中国仍有陷入停滞和倒退的危险。文章特别建议西方观察人士在研究中国时,应注意未来中国将不会取得像前三十年那样的发展速度,中国超越美国,甚至能否成为国际强国都不一定会是必然选项和结果。

中国精英看重美国实力

不过,关于中国的综合实力,以及中国何时超越美国等问题,中国的专家和精英们总体上的看法倒是比较现实。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近期针对亚太地区11个国家的402位国际问题专家所做的调查显示,虽然有超过半数(53%)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将在十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东亚最为重要的国家,但却仍有71%的受访中国专家认为美国才是未来十年内东亚最为重要的国家。而这也是所有受访国家中比例最高的。尽管有专家认为,这一结果显示“中国尚未做好在东亚担任领导地位”,但其实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中国专家们对于自身综合实力的清醒认识。这从外交部对于“购买力平价”这一指标,一直持否定和“冷处理”的态度上也可见一斑。

对于中国来说,现阶段的事情还是应该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特别是如何维持经济稳定增长,最终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当前面临的一个最主要、最艰巨的问题。等过了这关,中国超越美国,也许只是水到渠成的事。但在当前这个阶段,这个问题真的没那么重要。

参考文献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