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学运遇见e时代:太阳花学运的互联网传播

太阳花560

2014年3月18日,为“守护民主,反对服贸”为由,台湾几百名大学生闯入“立法院”,全面占领议场,开启了长达24天的以“太阳花”为名的学生运动。整场“太阳花学运”中,从e时代成长起来的台湾年轻人以互联网为载体,用新的传播手段向外传递消息,不仅让台湾官方对服贸持续进行的政策行销宣告失败,甚至一定程度上让号称“新闻台和SNG(卫星转播车)密度全世界第一”的台湾传统媒体黯然失色。

“太阳花学运”之后,台湾中央警察大学副教授汪子锡撰文,分析了反服贸学生新媒体运用的特点,并借此对政府进行政策沟通时如何运用新媒体提出了相关建议。

台湾政府很早就开始推动电子化治理,在多次国际评比中也取得过好成绩——2008年台湾电子化政府排名全球第二;2013年全球电子化政府评比中,台湾排名世界第八。这说明,台湾政府对“e化治理”并不陌生。

2006年,网络进入web2.0时代,web1.0时代的单项传播功能受到改变,政策行销也进入双向传播、互动传播的阶段。此后台湾民间先后发起的公民媒体和公民监督政府平台逐渐受到青睐,成为公众获取公共事务信息的首选,其中零时政府g0v.tw和批踢踢实业坊ptt.cc最为有名,成为民众监督政府、参与政治的重要互联网平台。

在“太阳花学运”中,除零时政府和批踢踢实业坊之外,学生还利用了多个新媒体平台和传播载体、软件进行了信息的传播。据汪子锡统计,主要有以下几种。

在学运学生采用的新媒体传播平台方面,主要有用来贴文和讨论的facebook和ptt,用来影音分享的youtube和flickr,用来文章讨论的痞客邦和tumblr,用来召开视频会议的google hangout,用来显示学运周边物资站和医疗所的google map,以及多功能的google plus及Yahoo! Kimo等。

而在传播载体和软件上,“太阳花学运”也有许多创举。除了传统的手机、平板电脑和相机来记载文字影像之外,学生还采用了skywatch、ustream和空拍多轴飞行器进行抗议现场的视频网络直播行为,用线上协作平台hackpad进行文章的分享,以及用软件firechat进行现场小范围的文字、图片分享和交谈……

汪子锡认为,台湾出现高度普及的传播新媒体工具后,传播权力不再属于政府或者机构,年轻世代运用新媒体的技术与能力已经远比政府公务员强。上述新的传播平台和传播载体不仅起到了传统媒体的提供信息、建立关系等作用,还在维持参与者士气、动员学生、募集物资以及解决长时间抗议的娱乐问题上都提供了帮助。新媒体让传播内容有图、有影音、有故事,新媒体展现出了数位汇流的现象。

在汪子锡看来,e化民主赋予公民新力量,而政府也应该及早绸缪。学生在新媒体上的优势,使得台湾政府未来的政策行销必然会面临更多利用新媒体“反行销”的挑战。对学界来说,新媒体如何发挥“政策行销”或“反政策行销”的功能,也是未来研究者需要更多关注的新课题。

参考文献

  • 汪子锡(2014),E化民主的政策行销挑战分析 中国行政评论,20(2), 73-10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