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副总统”是谁重要吗?

07012
纵观世界各个民主政体,副总统职位的制度设计是多数总统制国家的主要特色,甚至不少半总统与内阁制国家也会设立副总统职位。副总统职位虽然看上去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实际上权力十分有限,受重视程度也不够。在竞选时,副总统候选人虽然是总统候选人的最重要竞选伙伴,当选后却不一定成为总统的执政伙伴,角色略显尴尬。

在美国,虽然副总统同时兼任参议院议长,但实权甚微,因此副总统职位的设计常被学者、甚至副总统本人拿来调侃。大量对美国选举的研究已证实,副总统顶多只是“蛋糕上的糖霜”,无法改变游戏结果。

但副总统又确实无法忽略。据统计,世界上自由民主国家有副总统职位设计的比例约有25.9%,其中大多数国家的副总统产生是与总统联名竞选,这种打包式的选举制度也让各政党候选人在挑选竞选伙伴时煞费苦心。同样,如果选民对正副总统候选人感观不一,则矛盾的心里也有可能影响到投票行为。美国的民意调查显示,约有8%到15%的受访选民在大选投票时将副总统候选人视为重要的考虑因素。

在台湾地区,“副总统”人选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各政党的提名和选民的投票行为?台湾政治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林长志通过电话访问调查的方式,在全台收集了1081份有效样本,对“副总统”问题一探究竟。

研究发现,有76.6%的受访选民认为即使“副总统”没有实权,但是仍然有其重要性,因为未来可能被“扶正”;而认为这一职务谁来做都一样的仅有14.4%,绝大多数民众还是给予了“副总统”足够的重视。

但是,从具体的投票操作中,则有超过三分之一(33.6%)的选民认为“副总统”是谁不会影响选举结果,不到六成(59.3%)的民众认为“副总统”是谁对投票考量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由此可见,民众对于“副总统”的宪政重要性和投票重要性的态度,还是有着明显的落差。

那么,“副总统”因素具体如何影响选民投票行为?研究将国、民两党在2012年大选中推出的四位候选人分别让受访民众打分,以“情感温度计”形态的0-10加以测量,并以此对民众进行分类统计。统计结果显示,民众对某党“副总统”的评价分数越高,投给该党的几率就越高:对国民党“副总统”候选人吴敦义的评价分数每增加一个单位,投给国民党的概率就增加57%;对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苏嘉全的评价分数每增加一个单位,投给国民党的概率就下降43%,可见民众对“副总统”的评价,显著的影响其投票行为。

本研究还有一项有趣的发现:国民党“副总统”候选人吴敦义对蓝营支持者的影响要小于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苏嘉全对绿营支持者的影响。由此也能推断出,国民党支持者的政党认同稳定程度要大于民进党支持者。

研究结论认为,选民对“副总统”人选的认知与评价,对投票有着一定程度的影响,选民投票时不尽然只出于对“总统”候选人的评价和个人的政党偏好,各政党在挑选“副总统”候选人时应更加谨慎一些。

参考文献

  • 林长志.(2013).选民如何看待副总统候选人角色?2012年总统选举的实证分析. 选举研究, 20(1), 73-102.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