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的商业价值

Rubber Stamp B

根据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不过由于种种原因,人大常常被诟病为“橡皮图章”。然而这个“橡皮图章”似乎拥有特别的吸引力,在湖南衡阳人大贿选案这样的案例里可以看到:不少人想方设法成为其中的一员。那么,成为人大代表到底能够得到怎样的好处?

政见之前曾经介绍过耶鲁大学博士候选人Rory Truex的研究,他指出:企业家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能够为企业带来更高利润《老板当人大代表,企业利润更高》。最近,这篇文章正式在《美国政治学评论》上发表。Truex的发现是:拥有全国人大代表的企业在2005-2010的业绩比没有代表的企业在资产回报和边际营业利润两个指标上分别平均高出1.5%和3-4%。而且,这种效应在业绩规模越小、国有占股越低的企业上越明显。

Truex的文章涉及威权政治研究里的一个经典推论:威权国家为了维持一个稳定的统治联盟,统治者需要和一定的社会群体进行合作,合作的形式包括开放决策过程并容许一定的“反对”声音,同时通过资源再分配的方式来“收买”重要的支持者。

不过,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对企业利润的具体回报机制并不是本文的分析重点。Truex仅仅提供了几个可能的答案,包括:代表的政策影响力(formal policy influence)、正面印象效应(positive external perceptions)、信息优势(access to information)和额外的优待(preferential treatment),他没有做更详细的验证。

除却理论部份,本文的研究方法也是亮点之一。这个问题论证的难点在于:较高的利润也可能是因为拥有代表资格的企业本身经营状况就更好。我们显然无法同时观察到同一间企业在拥有和没有人大代表两种情况下的的业绩表现。这时应该如何进行因果识别?

Truex的策略是把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看作是一种干预(treatment),并把2008年新获得代表资格的企业视作为实验组(treatment group)。至于对照组(control group)则来自标谱Compustat数据库上登记的中国企业。Truex进一步使用2005-2007年的企业业绩表现和配对技术(matching),使拥有和没有人大代表的企业业绩在2008年前的资产回报和营业利润等指标上的初始状态尽可能接近,同时把具有以下特征的样本排除在分析之外:总部不在中国的、2005-2010间财务信息不完整的、没有在深交所或上交所挂牌的、拥有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大会(2004-2007)代表的,以及离群值(outlier)。在这样的研究设计下,如果两个组别在2008年第十一届全国人大的任期开始后在业绩上出现差异,就可以比较稳健地认为这是代表资格影响所造成的。

总括而言,这则研究的主要贡献有两点。首先,它通过严谨的分析,为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的商业价值提供了证据。其次,文中提及的几个可能让全国人大代表资格产生价值的具体作用机制,为后续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

参考文献

  • Truex, R. (2013). The returns to office in a “rubber stamp” parliament.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 1-17.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