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类少数民族更易离心

rumor and secret space.
图片来源:Flickr; 图片作者:Charles Roffey

少数民族自治水平与离心程度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具有普遍意义的政治问题。

无论在东亚还是西欧,在北美还是南非,对于力图维护国家统一的政策实践者而言,民族问题往往意味着复杂的权衡和艰难的选择。一方面,给予少数民族充分自治,可能会降低这些群体的离心倾向,从而更有利于国家统一。另一方面,当少数民族获得自治之后,它们实现分裂的能力或许也会随之加强,而政治家们因此产生担心,似乎也不无道理。

那么,少数民族自治水平与离心程度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呢?美国学者施罗奇(David S. Siroky)柯非(John Cuffe)最近发表论文,指出应将上述问题放在历史发展的动态过程中加以理解。具体来说,少数民族采取分裂活动的倾向,取决于它们是否曾经获得过自治,以及它们是否正在享受自治。

施罗奇和柯非认为,从未获得过自治的少数民族群体,即便存在分离倾向,也往往缺乏动员分裂活动的手段与能力;一般来说,这些群体对于现属国家的敌意较低,内部较难产生旨在将族群从现属国家中分裂出去的领导群体。

正在享受高度自治的少数民族群体,虽然具备动员独立的能力,但往往没有足够动机去采取走向分裂的行动。原因在于,这些群体要么认为现状符合自己对于民族自觉的要求,要么担心会为分裂行为付出高昂的代价,包括失去正在享受的自治。

但是,那些曾经享有高度自治的少数民族群体,在自治程度受到外力压抑之后,却往往会产生出异常强烈的分离倾向。自治权利的丧失,往往会在这些群体中激起忿恨与不满,而自治造就的高效组织动员能力,又往往不会因自治权利被收回而烟消云散。这样,失去自治权利的少数民族群体,往往不仅具有较强的分裂意愿,也具备采取分裂行动的能力。不仅如此,由于自治权利得而复失,这些群体往往不再信任政府为解决问题所做出的新承诺,从而加剧了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分歧与对峙。

施罗奇和柯非指出,少数民族群体因失去自治权利而加剧离心的例子,在全世界范围内比比皆是。

例如,阿尔巴尼亚族人控制的科索沃地区,从1976年开始作为前南斯拉夫联邦的一个省分享受充分自治。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随着米洛舍维奇和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势力在南斯拉夫境内不断增长,以及科索沃阿族自治当局对于境内塞族人实施歧视待遇,科索沃阿族人的自治权利最终在1990年被虢夺。然而,科索沃阿族人的动员网络并未因此消解,他们对失去自治的不满导致了最终摧垮南联盟的一系列离心抗争。

又如,苏丹南部在文化上与阿拉伯人占据主导的北部大不相同。1974年,苏丹内战以给予南部地区高度自治的方式结束。然而,随着北部主导的伊斯兰政策日益深入,1983年通过的新宪法极大地削弱了南部的自治权利,而此时北部势力又控制了位于南部的多处油田,激化了南部不满情绪。在这种情绪笼罩下,苏丹南部争取独立的军事力量得以进行几乎长达30年的持续抗争,最终使原苏丹分裂为南北两个国家。

同样,阿萨姆地区在印度独立时获得了自治地位。然而,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印度中央政府开始干预这一地区的经济事务,并最终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全面废除了阿萨姆地区的自治权利。阿萨姆地区此前的抗争主要集中在自治框架之内,而此后则出现了大量旨在脱离印度的暴力事件和集体行动。

在案例研究之外,施罗奇和柯非还对世界上324个少数民族群体的自治状态与独立诉求进行了统计分析。他们收集的数据来自100多个国家,时间跨度自1960年到2000年,不仅包括测度少数民族群体自治状态和独立诉求的精确指标,还涉及政体类型、少数民族数量、少数民族分布情况、外部势力支援情况和时代与地区环境等控制变量。基于这些数据,统计结果充分证明:失去自治地位的少数民族群体更容易发起分离活动。

那么,某些少数民族群体之所以失去自治地位,是否恰因为它们提出了中央政府所不能接受的分离诉求呢?施罗奇和柯非认为答案并非如此。例如,科索沃阿族人在获得自治1974年至1990年间相对平静,印度的阿萨姆地区则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群体暴力反叛,而苏丹南部虽然一直不太平静,但冲突激烈的程度却在自治权被剥夺后陡然升高。

施罗奇和柯非的结论虽是基于对既往数据的分析,却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多民族国家如何以健康平静的方式维护统一,值得我们认真分析和思考;而施罗奇和柯非的研究则提示我们,在处理民族关系问题上,一方面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做到对症下药、有的放矢;另一方面要将现实问题放到历史进程中加以全面理解,做到温故知新、通权达变。

参考文献

  • Siroky, D. S., & Cuffe, J. (2014). Lost autonomy, nationalism and separatism. 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