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香格里拉?——中国网民的古巴印象

(本文已发表于2014年05月14日出刊的《青年参考》

cuba566

中国人对远在美洲的“社会主义兄弟”古巴有什么样的认识?这种认识对中古双边关系又有什么影响?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的沈旭晖副教授对网络论坛上网民对古巴的讨论进行话语分析,发现人们对中古关系的认识存在偏差。他们讨论古巴,更多时候是为了讨论中国国内政治。

沈教授观察的论坛包括强国论坛、天涯社区、铁血社区、网易论坛、南坊社区、凤凰网论坛、和平论坛和途牛论坛,观察时间从2008年10月,胡锦涛访问哈瓦那会见菲德尔·卡斯特罗开始,到2010年1月,吴邦国访问古巴期间结束。他发现中国网民的讨论存在以下几方面的特点。

“老朋友”的幻象

从国际关系的角度上说,中国网民普遍对古巴有良好印象,古巴是“真正的老朋友”,非常愿意和中国交往、做生意。

不过,这个理想中的印象和现实有一段距离。中古两国曾于1960年代交恶——当中苏关系破裂时,古巴曾经想当调停者,但最终选择站在苏联一边。中国以停止向古巴出口大米以及进口蔗糖回应。但网民并没有对这段历史进行任何讨论。

此外,由于古巴还不是市场经济,中国商人在古巴实际并没有受到什么特别优待,商业成果极为有限,这也和网民心中的“老朋友”形象冲突。

作者认为这反映了中国网民对古巴的不了解。与此相反的是,因为朝鲜离中国很近,中国网民对朝鲜的印象以负面为主。

除了“老朋友”这个刻板印象之外,中国网民实际并不重视中古双边关系。很少网民把它看作是在美国的后花园遏制“帝国主义”的可靠伙伴。大多数人认为古巴会在中美关系之间采取现实主义立场,不会向中国“一边倒”。虽然也有人建议在古巴建立战略军事基地,但主流网民还是认为应该以减少对外援助、加大对内扶贫为原则,不要往古巴投入太资源。作者认为,古巴遥远的地理位置让网民并不清楚它的战略价值,以及对于中国、拉美关系的影响。

切·格瓦拉:给政府出了道难题

从国内政治的角度上说,网民在讨论古巴时划分了两个阵营。作者发现,很多网民对古巴革命的理解都围绕着传奇革命家切·格瓦拉展开,甚至超过执政至今的卡斯特罗兄弟。切·格瓦拉被浪漫化的、反抗资本主义和剥削的革命家斗士形象,深刻影响了中国网络论坛的讨论。作者认为,对古巴和切的形象建构,基本上反映了网络群体之中新左派和自由派之间的观点分裂。

对新左派来说,切被看做是一个不可折服的、具有自我牺牲精神的国际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很多中国的年轻人将切看作抵抗的象征,象征自己对政府压制的抵抗、对日益增长的资本剥削的抵抗。尤其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切的形象随着话剧《切·格瓦拉》的上演流行起来,很多中国网民赞赏他甘愿放弃自己的富足生活去追求理想世界的做法。

但是对自由派来说,切被看做是脱离实际的理想主义者。有人质疑他选择革命的方式,有人质疑如果他不是在年轻时就死了,就不会那么有名。更有极端的人把他称为“恶魔”、“色魔”或“冷血动物”。除了自由派以外,也有极端左翼的网民会批评切走的是修正主义路线。这说明,中国网民对切的看法还是非常单一而理想化。

而网上舆论对切的热捧,也给中国政府出了个难题。一方面,政府不希望切·格瓦拉的形象成为表达对国内问题不满的有力武器;另一方面,限制切的影响,又会“摧毁”共产主义最后的道德高地。所以这些年来,政府一直对切·格瓦拉避而不谈。

“古巴模式”的争论

除了讨论切·格瓦拉,中国网民还热衷于讨论古巴模式和中国模式之间的优劣。但这里的“古巴模式”并非基于古巴真实情况,而是中国网民基于“中国模式”想象出来的“古巴”。

在新左派眼里,社会主义是提供人们自由、健康、尊严和财富的保证,而以经济为中心的发展战略应该被丢弃。因此,古巴便被想象成这样一个“先进”国家,因为它提供了相对公平稳定的社会福利系统,包括免费的医疗服务和教育。新左派“警告”古巴,不要模仿中国模式,应该尽量避免自由化带来的阶级矛盾和社会不平等。他们认为古巴的社会主义制度不错,之所以经常受到西方攻击,是“美帝国主义”推行和平演变的阴谋。他们反对古巴政府在2009年宣布的削减公务员计划,将其和中国在1990年代末期的国企改革造成大量工人下岗进行类比,呼吁古巴不要进行如此激进的改革,否则会削弱公有制经济实力,扰乱社会稳定和谐。

相反,自由派网民将古巴、朝鲜、越南和一些非洲国家放在一起,看作是低西方国家一等的非民主政体。他们嘲笑新左派用陈腐的经验去处理今日的问题。有些自由派指出,古巴的社会主义并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只是卡斯特罗家族控制的家族裙带政权。他们还怀疑中国媒体上关于古巴的正面报道并非真实,认为古巴的真实情况可能比中国还糟,因为中国的异议者至少还可以在网上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自由派对2009年古巴的公务员改革却持赞赏态度,认为中国应该学习古巴缩减官员队伍,减少贪污腐败。尽管这些赞赏“古巴模式”的帖子只占总量不到20%,但沈教授评论道,这已经比网民对“朝鲜模式”一致鄙视的情况要好得多。

网络舆论与中古关系

沈教授认为,中国网上舆论倾向歧视非洲国家的黑人人种,歧视印度人贫穷,歧视日本人的侵略罪行,歧视朝鲜制度的落后。这些歧视给中国政府与上述地区国家开展双边关系带来麻烦。而网民对古巴却怀有相对良好的想象,有利于中古关系的发展。

古巴对中国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至关重要。中国希望古巴能实现改革开放,以引入中国的工商业产品,将古巴培养成中国在拉美地区的附庸国。但另一方面,古巴的开放面临三重问题:第一,古巴自身制度在阻挠改革;第二,古巴当地的华人团体垄断了黑市交易,并不愿意开放,中国政府也要考虑他们的意见;第三,即便古巴真正实现开放,受益的并不一定是中国,更有可能是地缘上更亲近的美国。因此,中国对古巴的改革态度很暧昧,和古巴的关系也正处于非常微妙的时期。

但在中国舆论界,除了极少数去过古巴的旅行者、和古巴做过生意的商人之外,大多数人对于古巴的认识被严重扭曲。与形象基本毁灭的朝鲜相比,古巴更像是 “社会主义理想”的最后一个“模范”。如果日后中古关系恶化,或者古巴突然推行如“改革开放”那样的重大变革,认识上的偏差将会激起社会舆论的剧烈反应。对外,中国对拉丁美洲的外交战略将会受到内部的质疑和制约;对内,“模范”的陷落也会打击新左派对社会主义的信仰,给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工作带来新的挑战。

参考文献

  • Simon, SHEN. 2014. “Potential Danger in Domestic Debate Constructing a Cuban Shangri-La: Online Chinese Perceptions of Cuba and Implications for China and the World.”China: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12(1): 66–86.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