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见合辑·2013年冬

本期合辑集合了“政见”在2013年10月至12月间所发布的55篇文章,其中包括49篇研究速览,1篇专访和5篇专题。它们涵盖了内政外交,跨越了历史现实。

轮值主编:武卓韵

PDF版下载地址:Dropbox新浪爱问
ePub版本下载地址:Dropbox新浪爱问

[Obi]CNPolitics_Complitation_2013_Winter

编者的话:雪夜漫谈

“美东即将迎来不知道今年的第几次暴风雪,而据新闻说,北京上周才刚刚迎来冬天的第一场雪。”当我打算用这句话作为这本冬季合集的开场白时,忽然意识到,在外求学的这几年中,无论是学习生活,还是饮食天气,都不自觉地一遍遍地在与中国做着比较。而这种比较无论初衷为何,都成了我认识周围环境的一个起点。

但是单纯的比较不仅不能带来任何有益的启发,反倒会让自己观察世界的角度变得狭隘而偏激。在厌倦了简单评判“好”和“坏”之后,很多在外求学和工作的人要么放弃了这种虐心的思考,要么开始探寻这“好”和“坏”背后的意义。以我的理解,这种对于“好”和“坏”的追问,正是“政见”的一个重要的出发点。

我去年十月份刚刚加入了“政见”团队,所以这本合集的几乎每一篇文章都是我学习的第一手材料。在这三个月中,我以一个刚刚加入的小白的身份,目睹着每天邮箱中众多的邮件往来,看着一篇篇象牙塔里的论文在观察员手里变成通俗的文字,再到媒体团队的手中变成迅速传播的消息;我亲历了网站的改版和微信平台的上线,见证着“政见”在新的平台上不断进步,越来越多的人正与我们分享着对世界的观察。

在以实用为导向的法学院中浸淫了三年,学术二字似乎离我越来越远。而在法学界的学术讨论中,我不断发现宏大的学术观点和漂亮的理论背后往往总有挥之不去的作者的价值观的阴影。既然最终都是在用数字和逻辑证明自己的价值观,这种证明的意义何在?这成为了长久以来我对所谓“学术”的疑问。

去年年初我在台湾大学法学院以交换学生的身份待了半年,期间旁听了一位政治立场颇为激进的教授的讨论课。他在讲课当中似乎从不回避自己的价值观和政治立场,于是我终于在一次作业中表达了自己对学术研究和学者价值观这二者关系的疑问。他在回复我的邮件中这样写道:“因承认人之具有主观性,我主张学术研究者应明示其价值观,以接受学界检视其所为的客观描述是否被主观价值观所干扰。价值观或理念来自信仰,或是被‘说服’(法论证的核心)。我尊重别人可以有不同的价值,但坚信自己的价值,愿意为此价值而奋斗。”

这种坦诚的态度或多或少解答了我的一些疑惑,也正是这种坦诚的态度使得我们试图靠谱地去谈论中国成为了可能。这本合集集合了“政见”在2013年10月至12月间所发布的55篇文章,其中包括49篇研究速览,1篇专访和5篇专题。它们涵盖了内政外交,跨越了历史现实。从最高层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到最基层的村委会,从内需如何拉动到外汇储备如何使用,从边疆的民族政策到两岸三地的身份认同,从热门的转基因食物到冷冰冰的死刑制度,不同学科背景、身处不同国家的团队成员们以靠谱的态度选取了靠谱的研究,用靠谱的方式将这些观点传递给您,以期待我们能够在追求真理这条永无止尽的道路上,稍微迈前一步。

作为团队中资历最浅的成员,能够编辑这样一本合集,并能将自己的感想与大家分享,感到惶恐而又无比荣幸。而更能让我感到荣幸的,也正如所有“政见”的同仁们所期待的,是“政见”能够得到你们不断的批评、鼓励和支持。无论你每天是在用手机还是电脑,无论是刷微博、看微信还是查邮件,能够与你一起分享“政见”对这个世界的观察,能够与你一起靠谱地谈论中国,是我们不断努力的最大动力。

——武卓韵,2014年2月于美国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