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页岩气革命”对中国有何影响?

□“政见”观察员 归宿

Shale-Energy-Revolution1-1.jpg

世界各国对页岩气的开采和使用已经愈发广泛,页岩气对世界能源市场格局的影响也更为明显。美国作为世界上最早对页岩气发现、研究、勘探和开发的国家,近几年来更实现了页岩气的大规模商业开采。受此影响,2009年,美国首次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并有可能在2020年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出产国。

“页岩气革命”对中国的冲击已经显现:由于美国对国际能源的依存度降低,今年9月,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外购石油消费国。

近日,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Erica Downs在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前沿”(Up Front)专栏中撰文指出,随着美国“页岩气革命”的不断深入,未来中国受到的影响仍将持续加大。

作者指出,未来“页岩气革命”对于中国的影响,将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首先,中国可能借鉴美国经验,加大对页岩气的开发利用。中国也有着可观的页岩气资源。美国能源信息署的资料显示,中国可开采的页岩气储量居世界第一;可开采的页岩油储量在俄罗斯和美国之后,居于世界第三。调查也发现,中国的页岩气和美国一样,多储存在在海相页岩层(Marine Shale)中,相对而言更容易被开采。但作者也指出,中国开发页岩气,可能将面临一些体制机制上的阻碍: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其实是由一小群追逐经济利益的冒险家发起的,但在中国,由于整个石油化工能源行业被几家国有企业巨头牢牢掌握,影响页岩气开采和利用的因素更多。起码目前从短期看,页岩气还不是这几家企业的优先关注对象。

其次,中国石油企业在海外收购优质上游资产可能获得更多便利。由于中国企业进入国际市场太晚,石油行业勘探和生产等优质上游资产早已被瓜分,后来者再想进入非常困难。但如今,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页岩气革命”后,美国国内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高度繁荣,急需大量资金,这为中国石化企业在美投资创造了机会。同时,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主要石油公司在海外出售资产投资美国的页岩能源开发,在海外新的并购行动也相应减少,这都有助于中国石化企业在海外强势扩张。在今年10月巴西最大海上油田项目利布拉油田开采权的拍卖中,胜出的联营企业成员中就包括中石油和中海油。

第三,中国石化企业与伊朗的合作可能受到限制。这对于美国来说,倒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地缘政治红利。美国联邦法律规定,外国控制美国企业的并购计划都要通过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的审查。这个委员会的主要职责,就是审查并购计划是否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影响。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中国企业之前有与伊朗合作的记录,通过审查的难度也会相应加大。因此,如果中国石化企业想要搭上“页岩气革命”的顺风车,扩大在美投资,可能必须要重新审视与伊朗的生意。

第四,中国可以在与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谈判中占据上风。俄罗斯无疑是“页岩气革命”的最大“受害者”。由于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原先俄罗斯天然气的主要市场——欧洲有了新的、更为可靠的选择。因此,对于天然气需求日益旺盛的中国,越来越成为未来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的保障。这也将使中国在与俄罗斯旷日持久的兴建跨国天然气管道的谈判中占据优势地位。

第五,中国的中东政策可能更为积极主动。随着美国对外能源依存度的降低,中东地区对美战略重要性可能下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中国取代美国从中东进口大量石油,中东地区的稳定和主要航道的畅通对于中国的战略重要性将大大上升。目前,中国的学术和政策研究人士已经在思考,中国和其他亚洲石油买家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能保证中东的石油源源不断的流向亚洲。作者在文中暗示,随着这一趋势的继续,未来中国的中东政策也有可能更为积极主动。

【参考文献】
Erica S. Downs. Implications of the U.S. Shale Energy Revolution for China. Up Front,Brookings. http://www.brookings.edu/blogs/up-front/posts/2013/11/07-shale-energy-revolution-china-downs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