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成“中亚帝国”?

□“政见”观察员 周航

image1

世界大国近年来纷纷调整自身地缘战略,如美国政府的“重返亚太”战略、印度的“东望”政策等等。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教授认为,中国也需要地缘战略的“再平衡”,并提出了“西进”战略。其中,中亚属于这一战略关注的核心区域之一。

最近,两位长期跟踪中国与中亚双边事务的学者Raffaello PantucciAlexandros Petersen在China Brief(中国简报)上发表文章,评估过去两年的双边合作关系以及未来一年的发展前景。

研究者认为,在过去两年里,没有任何一个域外国家像中国一样如此深入和广泛地影响着中亚地区的局势和发展,中国无意间构建了自己的“中亚帝国”。之所以称为“无意间”,是因为中国政府尚未有一套深思熟虑且统一部署的中亚“大战略”,而中国在中亚影响力的崛起则更多归因于中国总体强劲的经济发展势头和中亚目前的地区形势。

中国政府对其中亚政策的定调十分谨慎,主 要寄望中亚能成为新疆经济发展的伙伴,并发挥“亚欧大陆桥”的作用以连接东亚和西欧。中国倡导成立的上合组织原本可成为中国影响中亚地区的重要平台,可是 该组织至今在体制上仍发展不成熟,因此更多时候仅仅发挥着“象征性”的作用。长期来看,来自中国的中小企业主、边境商人,以及在孔子学院交换的学生和援助 教师才是中国巩固和维持其在中亚地区地位的重要保障。

在未来的一年里,能源合作仍然是中国与中亚各国双边关系的核心。哈萨克斯坦在近年内成为中国能源供应最为稳定的 来源之一,而中国也已成为哈国岸上石油勘探开采的最大投资国。分期建设完成的中哈石油管道预计从2014年起也可每年向中国输出2千万吨石油。中亚另一地 区大国乌兹别克斯坦也从去年9月开始每年计划通过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100亿立方米。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在能源领域的深入合作也令许多国家“眼红”。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起始于土国,预计在未来数十年内可每年向中国输出600亿立方米天然气。 这一输气量是连接里海和东南欧的跨安那托利亚管道的四倍。然而,为了防止过度依赖中国市场和投资,尽管中石化与中石油都曾对土阿巴印天然气管道(土库曼斯 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的建设表现出浓厚兴趣,土库曼斯坦更加希望非中国企业参与该管道的投资。

在阿富汗,尽管该国在后美国时代的和平前景未卜,中国企业已经开始加大在阿投资。中冶集团和江西铜业搭档开采阿 富汗世界级的“艾娜克铜矿”,中石油也开始在阿北部开采石油。与此同时,中国也探讨取道阿富汗北部以建立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新支线的可能性。即便是在能 源资源相对匮乏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也能发现中国企业的投资身影。

尽管中国与中亚在能源合作方面成果颇丰,但是双边关系的发展仍遇不少障碍。

在哈萨克斯坦,中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老旧油田,开采潜力小。许多当地员工对中国雇主也有诸多怨词。此外,在一些 重要的双边合作项目,如建立在中哈两国霍尔果斯口岸的跨境经济贸易区,哈方投资和建设的力度与中方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以致于整个经济贸易区的建立进度缓 慢。这也有可能反映出双方在经济合作方面存在一定的摩擦和不同步。

在吉尔吉斯斯坦,中国工人与当地百姓也不时发生冲突。最近一次较为严重的冲突今年一月发生在中国企业在吉国南部奥什项目部的一处工地。一名当地窃贼在偷盗时被中方工人抓获,随后约百名当 地村民与中国工人群殴,中方18名工人受伤。吉国的经营经商环境常为外国投资者所诟病,其他国外企业也遭遇过类似事件。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仍鼓励中方企业 扩大在吉投资。

影响中国与中亚未来经济合作发展的最大变数可能是俄罗斯提议建立的“欧亚联盟”。普京希望在俄罗斯、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三国关税同盟的基础上成立这一新的区域一体化组织,以协调前苏联国家的经济和货币政策。目前,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也对加入该组织表示兴 趣。其中,吉尔吉斯斯坦作为中国商品进入中亚、俄罗斯和欧洲等地区的重要中转站,其加入“欧亚联盟”的可能性将对中吉双边贸易,乃至中国与大中亚地区的贸 易发展带来不确定因素。

作者最后指出,尽管中亚国家非常需要和期待中国的投资,但也对中国的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存有戒心。中国在中亚地区地位的上升已成事实,但中亚各国和俄罗斯将如何应对这一新局面则尚未清楚,而这也正是2013年里需要细心观察的。

【参考文献】

Raffaello Pantucci and Alexandros Petersen, “China and Central Asia in 2013”, Jamestown Foundation:China Brief,  Volume: 13(2).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