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竞争的影响已经“溢出”至他国

□“政见”观察员 归宿
中国印度

最近,因一名女大学生在新德里搭乘黑车时被七名暴徒轮奸,印度全境爆发抗议示威浪潮。此事也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热烈讨论,有人声讨印度社会发展落后、法制不健全、民主失效。但另一些网民却认为,印度已确立民主制度,政治总体稳定,“乱也乱不到哪去”。
不同的中国人看印度的视角各有不同,而印度人看中国时似乎更加统一,而且都带着一些“瑜亮情结”。近日,詹姆斯敦基金会(The Jameston Foundation)的“中国简报”专栏刊登了印度学者Chietigj Bajpaee的文章。他提出,尽管领土争端是中印两国间最突出、最直接的矛盾,但随着两国实力的不断上升,中印竞争的影响早已超越双边层面,并出现“溢出效应”,对地区乃至全球格局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文章称,由于中印竞争的“溢出效应”,南亚、东南亚地区的一些国家已经作为第三方被卷了进来。中国不断在印度周边国家(比如巴基斯坦)加大投入力度——尽管巴安全形势堪忧,但作为巴的“全天候朋友”,中国仍有60个公司的超过10000名工作人员在巴基斯坦从事122个主要工程项目建设。双方也已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在经济上深度整合。当前,中国已是巴基斯坦最大贸易伙伴。在阿富汗,继印度与阿在2011年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之后,中国也与该国在2012年6月建立起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在斯里兰卡、孟加拉和尼泊尔等国,中国的影响力也不断上升;与之对应的,则是印度的传统影响力被不断侵蚀。
当然印度也没有“闲着“。缅甸启动民主化进程后,印度和缅甸越走越近。目前,印度在缅甸的影响力仅次于中国。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季访问印度,凸显印缅两国在民主意识形态上的“共同语言”。近年来印越关系也迅速升温,印度向越南提供海军舰艇、导弹等武器装备技术支持,越南则邀请印度国有石油公司开发中越南海争议海域。特别是随着美国“战略再平衡”和中日关系恶化,印美、印日关系也成为印度外交的重要方向,印、美、日合作不断深化,2011年印度、美国、日本举行三边会谈,日本也首次加入了印美共同举行的马拉巴海军联合演习。
在全球层面,中印竞争的“溢出效应”体现在对海上战略通道的争夺。传统上看,中印两国都是大陆型国家,对海洋权益不那么重视。但随着两国日益融入全球体系,对海洋的依存度也越来越高。中印两国出口大多依托海运,同时两国也都是能源相对匮乏的大国,都需要通过海运进口大量能源,海上战略通道对两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目前,两国都在拓展海军实力,印度正积极将自己的海军改造成“全新的多功能海军”,并试图将势力范围从印度洋扩展到太平洋。而中国则在打造“蓝水海军”,努力冲破“第一岛链”。两国在海上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也在上升:2011年7月,一艘在南海“自由通行”的印度海军船只,就接到了中国海军的警告,要求其离开中国领海。
在该文作者看来,中印竞争的“溢出效应”也带来了很多利好。巴基斯坦、孟加拉、阿富汗等国从中印竞争的“溢出效应”中受益颇丰。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了改进,政府也获得了投资,民生也有所改善。两国对于海上战略通道的重视,也促使两国携手维护海上战略通道安全,共同打击海盗等非传统安全威胁。
作者最后指出,中印两国历史上并没有深仇大恨,也不像冷战时的苏联和美国一样在意识形态上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但由于两国都是潜力巨大的大国,在二十一世纪仍最有可能成为竞争对手。作者提出,两国应管理好竞争产生的“溢出效益”,固化利好,努力建立一种“建设性竞争关系”,避免陷入恶性竞争,波及地区乃至全球权力平衡,最终导致全面失控。
【参考文献】
Chietigj Bajpaee ,“Spillover” in the Sino-Indian Relationship: An Indian Perspective  Jamestown Foundation:China Brief Volume: 12 Issue: 24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