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欧“三边时代”来临?

□“政见”观察员 宿亮

冷战结束之后,关于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争论从未停止,从“两极”到“五极”,再到“多极主义”、“有效多边主义”,各种说法层出不穷。

将来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美国著名国际问题和中国问题专家季北慈(Bates Gill)和安德鲁·斯莫尔(Andrew Small)认为,由于中国、美国和欧洲在全球政治经济中的重要性,由三国共同协调世界秩序的“三边时代”有可能主导世界。

季北慈和斯莫尔近日发表研究报告《尚待开发的三边主义:欧盟、美国和中国的共同政治经济利益》提出:无论从哪些方面衡量,欧盟、美国和中国都是最为重要的全球行为体,他们对世界的未来起着决定性作用。一旦中美欧无法实现合作,或任一方在关键问题上持不同意见,都将出现僵局。

从经济领域看,中美欧是最大的三个全球经济体,之间还存着复杂的相互依存关系。随着经济力量的崛起,中国眼下大量增加来自美欧的进口,这不仅是一种经济手段,更是政治手段。这种方式提升了欧洲战胜金融危机的信心,也使美国更加信任中国。中美欧之间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稳定、以经济成功为目的的“三角体系”。

正是这种“三角体系”的存在,使得三方拥有共同的经济关切,大家都希望确保国际贸易线路的畅通无阻、世界能源市场的稳定、全球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的安全等。这些共同关切要求三方建立有效的合作模式。

但合作的必要并不能掩盖问题。欧美一直以来批评中国对知识产权缺乏必要的尊重,随意设置市场准入障碍,对国企提供过多资金补贴以及操纵货币币值。而中方也一直对欧美以武器禁运为代表的军民两用技术出口限制表示不满,将欧美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视为压制中国发展的伎俩。针对欧美面临的严重金融危机,中国认为是“记吃不记打”的表现,没能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学到教训。这些问题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关头凸现出来,给三边合作蒙上阴影。

从政治领域看,与世界相互依赖程度不断加深使得中国逐步成为“利益相关方”。即便发生在远离中国国土的地区冲突,中国也会有相应的政策跟进。在非洲、中东、南亚、西亚,都能看到中国的政治影响。而在这些地区,欧美也十分关注地区治理,三边发展合作的前景广泛。

过去的十年间,中美欧三方所关心的地区不稳定问题开始逐渐交叉;中国逐步认识到一个开放和互相依赖的世界所带来的好处。于是,中国在全球地区冲突解决中显示了更有建设性的姿态;在对待不稳定因素和失败国家上,中国态度与欧美开始有了共同点,并开始积极参加联合国反恐维和行动。

从安全领域看,中美欧在防止核武器扩散的问题上观点相近,都认同缩小全球核武库与控制核武俱乐部的必要性,也达成了不少国际协定约束彼此的行为。但在具体问题上,还有进一步合作探讨的空间。另外,欧盟积极推动常规武器裁军,但中美实际上对这一议题不感冒。

作为重要的军事力量,三方在多个安全问题上建立互信,对全球的稳定至关重要。例如欧盟对华武器禁运等议题一旦得到磋商和解决,将是三边合作的关键驱动力。

季北慈和安德鲁·斯莫尔认为,中美欧“三边主义”建立对未来全球政治经济走势至关重要。要实现这种合作,需要三方把分歧置于现实主义的管道,以经济合作为突破口,用务实的态度接受并解决分歧,实现共赢。在现阶段,可以避免形成正式的三边合作结构,而是在既有多边机制,如联合国,推动中美欧的合作,以减轻对现有世界体系的冲击。同时将欧盟作为连接中美的桥梁,利用欧盟与中美的双边关系,增进中美之间的互信。

研究充分分析了中美欧三方面临的共同利益,对定义三方合作有建设性的设想。季北慈多年在欧洲工作和生活,其观点和主张关注欧盟立场。欧盟多年来试图提高在美欧关系、中欧关系中的地位,“三边主义”也将是欧盟未来外交政策的重要手段,为中美关系建立新管道。

当然,无论“三边主义”设想是否合理,俄罗斯必然会首先提出质疑,而中美在现阶段似乎更愿意讨论所谓“G2”结构。

【参考资料】 Bates Gill and Andrew Small, Untapped Trilateralism: Common Economic and Security Interests of the EU, the US and China, ECRAN Paper, November 2012.  http://www.chathamhouse.org/publications/papers/view/187077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