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四国前景黯淡?

□“政见”观察员 归宿

今年以来,受多种因素影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比较明显。中央已将今年的经济增长率预期调整到了7.5%,并出台了一系列稳增长的措施。在十八大期间,中国经济能否在未来保持平稳、较快、可持续发展,成为最受国内外媒体瞩目的议题之一。在11月10日下午举行的十八大关于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表示,目前中国经济下滑趋势已经得到遏制,企稳迹象更加明显,“完全有信心实现今年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

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在过去的十年中对世界经济发展贡献颇多,在当前国际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新兴国家未来经济发展情况尤为引人关注。今年以来,无论是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李克强副总理等政府高官,还是以林毅夫为代表的学者,都在不同的场合以各种形式表示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信心。但是,目前国际上对中国等新兴国家未来发展“唱衰”的声音仍然不小。最新的一期《外交》杂志就刊登了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部门主管新兴市场的鲁奇尔·夏尔马(Ruchir Sharma)的文章《破碎的金砖》(Broken BRICs),堪称这种“唱衰”论的典型代表。

文章指出,在过去的几年中,由于受“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强有力的经济发展推动,全球最受热议的经济趋势就是所谓“其余国家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Rest)(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2009年时还曾以此为题写过一本书)。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等新兴国家将保持这样的经济发展速度,并会“直线般延伸到未来”。诸如205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的说法,也被人反复提起,而且——人们,特别是美国人当真了。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也曾在一段时间保持保持高速发展,人们也对日本经济做出了“直线式发展预测”,认为日本经济也能很快超过美国。但是事情的发展无疑给预测家们泼了一盆冷水,日本经济很快陷入低迷,而美国经济在信息产业的推动下重现实现了快速增长,继续在世界经济中保持老大地位。作者认为,今年以来新兴国家经济发展均明显放缓,可能是经济转入低迷的前兆。

作者指出,在过去的几年中新兴国家的经济高速发展,受益于全球经济趋势向好,同时也有自身摆脱上世纪90年代经济危机影响后,全球热钱涌入的客观因素。但是随着世界经济陷入低谷,流入新兴国家的热钱已大幅减少,全球经济又回到了通常的波动模式。在这种通常的波动模式下,继续保持经济高速增长将非常困难,有许多国家将在国际竞争中被甩在后面。

作者还认为,目前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根据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达尼·罗德里克的研究,从1950年至2000年,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差距在不断拉大,而追上发达国家发展水平的,也只是波斯湾产油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南欧国家和“亚洲四小龙”而已。2000年后,新兴市场开始追赶发达国家,但是到2011年为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人均差距也只是1950年的水平而已。

作者还指出,由于金砖国家国情各异,政治和经济利益有时还存在冲突,协调一致统一保持经济高速发展的难度也将越来越大。而金砖国家各自国内也都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将对其发展构成严峻挑战。

对于中国,作者特别提出,中国已经出现了经济放缓的势头,并且随着中国经济日渐成熟,经济增长率还将近一步降低:中国人口太多,老龄化速度太快;随着城镇化进一步推进,超过半数的中国人住进城市,中国正在快速逼近“刘易斯拐点”。在作者看来,“人口红利”的消失将是中国经济保持发展的最大障碍,而中国难以跨越这一障碍,所谓中国超越美国的说法无非是上世纪日本超越美国说法的翻版。

作者最后指出,未来世界经济秩序发生颠覆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仍将保持较大的差距,虽然有部分国家可以从发展中国家中“脱颖而出”,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但大多数国家相对而言仍将保持当前的地位和水平。而对于以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来说,崛起也许会继续,但是速度会比之前专家们看好的速度慢很多,一些国家可能也会就此掉队。而最后真正成功的,可能也只有少数几个。

【参考文献】Ruchir Sharma,Broken BRICs,Foreign Affair November/December 2012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