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远离美俄,却未必走向中国

□“政见”观察员 陶郁

中亚地区曾经被认为是苏联的“战略后院”,如今又因为战略位置和资源储备而成为世界主要大国争相关注的焦点。最近,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库利(Alexander Cooley)在《外交》杂志(Foreign Affairs)网站上撰文指出,中国、美国和俄罗斯在中亚地区为增强各自影响力而展开的竞争,不仅没有使中亚国家变成大国的傀儡,反而在某种程度上增强了这些国家的自主权,为这些国家在国际舞台上提供了新的表现机会。

库利认为中国、美国与俄罗斯关注中亚的原因各不相同。对于中国来说,中亚地区不仅是重要的能源产地,也是维护西北地区稳定和促进西北地区发展的重要伙伴。对于美国及其盟友而言,中亚地区是在阿富汗进行军事行动的补给枢纽。而对于俄罗斯来说,中亚地区处于其传统势力范围之内,在今天也仍是其发挥政治影响的舞台。

那么,上述大国在中亚地区的竞争,究竟对于中亚国家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呢?库利指出,这种竞争首先强化了中亚国家领导人的力量。这些领导人得以回旋于各主要大国之间,最大限度地获取经济利润和政治支持。例如,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巴基耶夫曾经以关闭马纳斯基地为威胁,成功从美俄两国获得数亿十美元的资金;而美国每年也要向乌兹别克斯坦缴纳5亿美元的军事物资过境费用。即便是在传统上被认为是南亚国家的巴基斯坦,也通过精明地穿梭于各大国之间而获益颇丰——在美军于去年年底空袭巴基斯坦军营造成伤亡后,该国随即在第二天关闭了北约向阿富汗部队运送物资的后勤补给通道,并且积极与中国靠拢,最终迫使美国同意向巴军方支付高达110亿美元的“买路钱”。

在库利看来,区域的多极化态势,也削弱了西方经济对中亚地区的影响。在过去的十年间,中国已经崛起成为中亚地区最重要的经济力量,而且中国的区域发展策略也与西方大不相同。在西方人看来,中国所提供的发展援助资金很难被清晰地归入对外援助、投资或者能源担保贷款等任何一个既定目录当中;通过巧妙地综合利用上述各种金融手段,中国不仅强化了对中亚国家的经济影响力,也从中亚国家获得了自身发展所必需的能源。

与西方国家的传统做法不同,中国所提供的资金往往不设先决条件,对资金使用的程序往往也并无苛刻的硬性要求。在这种情况下,中亚国家对于西方贷款与援助的兴趣往往会随着中国资金的到来而大打折扣。库利认为,随着中国在今年夏天宣布向中亚国家提供高达100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持当地基础设施建设,美国和欧洲等传统资金提供者的经济影响力会进一步下降,甚至被边缘化。类似的现象也出现在中东,美国和欧盟在那里的传统地位,已经逐步被新兴的海湾国家投资者所取代。

而大国竞争对于中亚地区的另一个主要影响,是使得这些国家的精英越来越反感以推动民主化和人权为核心内容的西方价值观,并且使他们学会了如何对这些价值观加以批判。库利发现,通过“打击恐怖主义”这一各个主要大国都能接受的理由,中亚国家得以建立起安全机构,并得以使用这些安全机构来压制国内的反对势力。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此所进行的批判,以及它们通过经济援助等手段在中亚国家扶持民间的努力,都会被当地执政精英视为策动“颜色革命”,因而也会招致当地执政精英的猛烈批判。在中亚国家的媒体报道中,常能发现针对美国使用双重人权标准的指责;此外,中亚国家的政府也禁止使用西方公关公司进行政策公关,并且对受西方资助的非政府组织的活动设置了许多限制。库利指出,中亚国家的上述做法,得到了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强有力支持;而西方国家试图在此区域推行的一些政治制度改革计划,则并未能得以有效实施。

那么,在试图对中亚国家发挥影响的三个主要大国里,中国的表现如何?在此前出版的相关专著《大博弈与地方统治者》(Great Games, Local Rulers)中,库利对此进行了回答。他认为,虽然与美国和俄罗斯相比,中国在中亚地区最不显山露水,却是这场竞赛中最大的赢家。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中国不仅成功地同中亚邻国达成了多项合作协议,而且打击境内暴力活动等问题上取得了中亚国家的理解与支持。就经济而言,中国如今已经成为了中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主要投资国和发展援助提供者;就能源而言,中国已经完成了部分油气输送管线的建设,有望打破俄罗斯此前对中亚能源运输的垄断;就战略手段而言,中国一方面愿意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框架内推动自由贸易,另一方面也与中亚国家直接建立了许多双边合作关系,而俄罗斯对此并无很好的应对战略。

不过,一个逐渐远离西方影响的中亚,是否一定会与中国走得越来越近?库利似乎并未对此做出明确的回答,但我们或许能够从他的分析中推论出对于上述问题的否定答案。根据库利的论述,从各大国在中亚地区竞争中受益最多的,实际上还是中亚国家本身;他们通过巧妙周旋于大国之间,不仅获得了更多资源,还以此为契机扩大了自主行动的能力。中亚国家未来到底会在中、美、俄三国之间如何选择自身立场,估计还是要取决于这些国家的统治者认为自己能从与不同国家的合作中受益多少。在如今被经济利益而非意识形态所左右的多极化时代里,精明的中亚领导人大概不会做亏本买卖。

【参考资料】
Cooley, Alexander. 2012. “The New Great Game in Central Asia,” Foreign Affairs, August 7, 2012, accessed on August 13, 2012, http://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137813/alexander-cooley/the-new-great-game-in-central-asia
Cooley, Alexander. 2012. Great Games, Local Rules: The New Great Power Contest in Central Asi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orton, Scott. 2012. “Great Games, Local Rules: Six Questions for Alex Cooley,” Harper’s Magazine, August 3, 2012, accessed on August 13, 2012, http://www.harpers.org/archive/2012/08/hbc-90008764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