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话,效果几何?

 □“政见”观察员 归宿

9月,中美高层又将频繁互动。9月4日至5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问北京,这也极有可能是她国务卿生涯乃至公职生涯中的最后一次中国之行。5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分别会见希拉里,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因“日程安排”取消与希拉里的会见后,副总理李克强“顶班”会见,充分体现了中方对希拉里此访的重视。此前消息称,9月中旬,美防长帕内塔也将专程访华。

进入2000年以来,中美两国的对话明显增多,互动明显加强。目前两国已形成多层次、多内容的对话机制。特别是始于2006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应该是当前中国与他国对话机制的“最高峰”和“集大成者”。在外人看来,中美两国互动热络,对话势头良好,前景值得期待。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起码有些美国人有不同看法。近日,美国智库企业研究所的迈克尔·奥斯林(MICHEAL AUSLIN)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对中美对话的效果和必要性提出了质疑。

在这篇名为《美国应减少与中国的空谈》(Time for Less Jaw-Jaw With China)的文章中,奥斯林认为,美国掉入了与中国“喋喋不休”的陷阱中:美国已陷入一个误区,即认为如果不与中国做持续接触,中美关系将受到威胁。但事实却是,即便当前中美有十几个对话机制和渠道,中美两国仍然无法保证建立稳定的关系。

奥斯林认为,两国无法建立稳定关系的根源来自价值观和世界观不同,“中国很清楚华盛顿在讲什么,但就是不听”。中国军方敌视美国,尽管美中军事交流已有十多年,但中国军费仍以两位数速度增长,并积极研制用以对付美国军队的武器系统。其他方面的接触同样不成功,“中国加入世贸后,未能更好地保护美国知识产权。数十万中国留学生接触到美国价值观,但中国政体依然未变。”

奥斯林在文中抱怨道,在美国,那些怀疑对话毫无意义人,反被指责为“顽固的意识形态保守分子、为增加军费或其他邪恶目的寻找理由”。奥斯林还称,“无针对性的谈话不是现实主义,而是理想主义”。而中国正是抓住了美国的弱点,将对话作为目的而非增进理解的手段,中国让美国只关注下一轮会谈,而忽视解决问题的实质,而这种会谈的负面效应也已经出现,“每次年度战略经济对话耗费数百官员的精力,但无一例外无果而终。这导致一些美官员日益不满,来自国会的批评也有增无减”。

奥斯林最后总结到,未来的美国总统应当减少与中国毫无意义的会谈,中国下一任领导人也应该认识到,中美关系非常重要,首脑会谈非常重要,但是取得成果更为重要。美国应当向中国表明,如果不能取得成果,那宁愿不会谈。美国应向中国发出信号:“不良行为并非只会导致下一场峰会”。

需要注意的是,奥斯林所供职的企业研究所是保守派智库,他的观点不代表奥巴马政府,但是相信代表了美国保守派甚至一些政府官员的看法。有趣的是,在2012年第23期《凤凰周刊》上,刊登了联合国前副秘书长陈健在清华大学举行的世界和平论坛上的发言《中美如何重建大国关系》。发言中,陈健强调新型大国关系的四点特征,其中特别提到“对话促进互信是保证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途径”,似乎正好对应了奥斯林的说法“中国将对话作为目的而非增进理解的手段”。很明显,美国追求的是对话的“结果”,而中国追求的是对话的“过程”。而在“过程”与“结果”之间,中美两国的矛盾和碰撞仍然不可避免。

【参考文献】
MICHEAL AUSLIN:Time for Less Jaw-Jaw With China 13th.AUG,WSJ,Opinion Asia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0872396390444184704577586792587102840.html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