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艺术:中国要出手援助欧盟吗?

□“政见”观察员 宿亮

欧盟成员国的主权债务危机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欧盟又在多大程度上寄希望于中国提供援助?这是当下中欧关系乃至中国外交面临的两个关键问题。

意大利学者尼古拉·卡塞利尼供职于带有欧盟官方背景的巴黎欧盟安全问题研究所。他分析认为,中国支持欧洲统一货币欧元是一贯传统,并不新鲜。

在现代外交中,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一个国家做出的决定并不一定代表一国统治阶层的意愿,甚至不是一国普遍价值观的选择,它代表的是现实政治中的博弈。例如,在联合国否决某项决议,并非一定出于议题本身的考量,而是对通过议案本身的负面价值或工具意义不满。在欧元议题上,也是如此。

对中国而言,欧元的意义有二。其一,欧盟是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维护欧洲金融市场的秩序和购买力,对中国出口贸易有重要影响;其二,中国希望平衡美元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重要性,实现外汇储备种类和形式的多元化。

换句话说,欧盟是否能够指望中国出手救助欧元,取决于中国在贸易意义和投资意义上对欧盟的依赖程度。

从商业角度分析,官方数字证实,中国对欧投资数倍于对美投资。无论这一比较背后是否有政治原因参与,欧洲对中国的重要性都非常明显。事实上,很多欧洲政治家已经开始正视债务危机影响的部分国家考虑向中国出售公共资产的可能性。不过,考虑到中欧正在商谈最新的贸易伙伴条约,这种可能性能否成为现实还有待观察。

另一方面,比较欧元和美元在中国外汇储备中的变化可以发现,2011年以来,中国外汇储备的增长中,四分之三源自非美元产品。总体来看,美元在外汇储备中占据63%-67%;而欧元达到26%-28%,并处于上升过程中。不过,中国的主要投资资产集中在出资法国、德国这些相对稳定国家的债券上,而不是希腊或者西班牙。意大利对外声称中方握有其13%的主权债务,一旦属实,这一数字意味着中国是意大利最大债主。

在现代国际社会,“花钱”是从事外交的重要方式之一。美国2011年试图通过停止“花钱”来威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吸纳巴勒斯坦为会员国,而中国试图通过增加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拨款来增加特别提款权份额。

不过,正如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所提到的,不能把战争当作目的,外交与战争都是实现国家利益的手段,错误地使用这些手段,都将最终伤及自身。正如很多西方国家指责中国“商业保护主义”和“贸易扩张主义”一样,如果在不恰当的时机或方式出资协助欧元区,难免引来负面评价。

【参考资料】

Nicola Casarini, How the debt crisis can advance Sino-European relations, Opinion, European Union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 Sep. 2011.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